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票房毒药 > chapter 65

chapter 6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残剑江湖》拍摄的结束,并没有让我的生活得到片刻的宁静,相反,要随之而来的金羚奖和不久之后的婚礼,都令我焦头烂额。
  
      这次金羚奖荣获最佳电视剧女主角提名的一共有三个演员:除了我之外,还有实力派演员孙萍萍,和最近风头正劲的偶像派演员贺嘉人。
  
      其中,孙萍萍主演的电视剧《婚嫁》,讲述了一个关于女人、婚姻和家庭的故事,具有极强的写实性,在中老年观众群中的收视率非常高,而且孙萍萍本人也已经从事电视剧拍摄十多年,戏感极强。鉴于金羚奖的专业性,外界猜测多认为孙萍萍获奖的可能性最高。
  
      而另外一位贺嘉人主演的则是时下很热门的仙侠类电视剧《梦仙》,该片改编自一款高人气3d网游,虽然贺嘉人的演技一般,但是由于她长得清纯可人,所以在游戏玩家中的人气非常火爆,很多宅男玩家对她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因此贺嘉人在网络上的获得投票算是获得提名的三人中最高的。
  
      至于我嘛,演技不如孙萍萍,人气不如贺嘉人,获得提名完全是靠运气,可以说是最没希望获奖的那一个。
  
      好在我这个人生性乐观,就在琳达唠叨着“反正是陪榜,还不如不去。”这样的丧气话时,我却反过来安慰她:“虽然现实很残酷,但换个角度想,我演技比贺嘉人好,人气比孙萍萍高,说不定评委取的是平均分。”
  
      “平均你个头!你这叫高不成,低不就,人家评委投票的时候最不会考虑的就是你!”琳达朝我翻了个白眼,随即又说,“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能入围已经不错了,毕竟是金羚奖,别人演一辈子都没机会,你有这个机会去见识一下也好,至于获奖感言么,随便准备一下就好了,毕竟上去的机会不大。”
  
      鉴于琳达用这样的话打击我的演技,又侮辱我的人格,我决定将撰写获奖感言这么重大的事情交给她全权处理,然后自己一个人翘班回家了。
  
      自从结婚以后,我已经很久没回自己的公寓了。
  
      一来,安娜姐忙着准备我和他儿子的婚礼,什么细节问题都要跟我商量,就连婚礼上桌布的花纹,她都准备了几十种让我挑,看得我眼都花了。二来嘛,说起来也不好意思,我们家那位大概是憋了三年,所以需求特别频繁,导致我晚上很难脱身。
  
      综上所述,我现在一想到要回沈家,就头晕眼花、双腿发软。心中千万头草泥马一边狂奔一边呐喊:尼玛一周七天,就算没有双休,好歹给个单休啊!!!卖身没有加班工资的孩子,你伤不起啊!!!
  
      我在这样逃难似地心情中,翘班回了公寓,悲催地发现,个把月没回家,不仅我冰箱里的酸奶过期严重,就连仅剩的两个鸡蛋都臭了,年糕更是硬得像石头一样,更别说冷藏抽屉里的那袋香蕉了……怎一个惨字了得,唯一幸存的,就只有一包泡面了。
  
      就在我纠结究竟是吃泡面还是叫外卖的时候,门铃响了,楼下的管理员给我送来了一封国际信函。
  
      “沈太太,这封信一个月前就寄到了,因为你一直没来,所以我帮你收着。”
  
      我对楼下管理员都知道我结婚的世界绝望了,囧囧地收下信,利索地拆了开来。
  
      信的内容令我欣喜若狂。
  
      阿哲出事后,母亲又病故,我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还是无法填满医药费的无底洞。最后为了给阿哲治病,我不得不忍痛将我们当时住的那套房子低价出售,以换取阿哲的医药费。
  
      虽然这样做是迫于无奈,但是这些年来,我一直后悔当时的决定,毕竟那房子是从我就一直伴随着我的家,尽管这个家庭的成员在岁月的摧残下一个个离我而去,但是那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刻满了我们一家四口在一起时美好的回忆。所以,这些年我一边工作,一边攒钱,一直想把这房子再买回来。
  
      可是一年前,就在我攒够了钱,决定再把那房子买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房子的买主一家已经移民,而他们留在国内的房产也并未易主,这也就意味着我拿着钱,却不知道问谁去把房子买回来。
  
      好在,近周折之后,我打听到了房主所住的地址,并且写了一封信给他,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希望他能够同意将房子卖给我,这封信寄出一年,如石沉大海,一直没有回应,就在我以为没有希望的时候,今天,我却收到了他的回信。
  
      信上说,他很同情我的遭遇,愿意将房子卖还给我,并留下了侄子小王在国内的电话让我联系。
  
      这能不让我欣喜若狂吗?我简直快高兴疯了,顾不上吃饭就打了个电话过去联系,对方态度很好,问我什么时候有空可以过去看房子。
  
      我都已经恨不得飞扑过去了,哪还愿意等,立刻说:“今天行吗?”
  
      “今天啊?”对方想了想,“行,那你过来吧。”
  
      “好,我马上过来!”我说完,急忙换了衣服出门。
  
      下楼取车的时候,遇到了来接我回去的沈林奇。
  
      “干嘛去?”他问。
  
      我把事情简单地跟他陈述了一遍。
  
      他皱起了眉头。“现在?”
  
      “对啊,我已经跟卖家说好了,他在等我呢。”我急切地说。
  
      “上车。”
  
      “你陪我去?”我有点犹豫,毕竟要把房子买回来这事,我并未和他商量过。
  
      但是,沈公子的一句话打消了我的顾虑,他说:“我帮你去砍价。”
  
      我承认,在做生意这一点上,沈公子绝对比我有头脑。
  
      于是,我上了他的车。
  
      事情比想象中的要顺利很多,小王很友善,不仅跟我介绍了房子目前的一些情况,更热情地邀请我们上楼看看。
  
      时隔多年,再次踏足这间屋子,我竟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小王跟我介绍说,由于他舅舅买完这房子就移民了,所以这里并未经过任何装修,只是几年下来没人打扫,所以积了点灰。
  
      正如他说的一样,这房子确实还保持着我离开时的原貌,从客厅的沙发,到母亲房间她最爱的那个梳妆台,每一个角落都是那样熟悉,就和这些年我在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墙上日历还翻在我走的那一页,时钟停止了走动,一切就好像还停留在多年前,我目光扫过每一个熟悉的角落,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就掉下来了。
  
      小王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失态,找了个借口,暂时离开了。
  
      他一走,我就忍不住放声大哭。
  
      这真的是我第一次这般放任的流泪,多少年了,我想回到这个家多少年了!如果当年阿哲没出事,如果母亲没有离我而去,如果还能有机会和家人在一起,如果所有的如果都能成真,那该多好?
  
      这么多年,我把自己的心用钢盔铁甲包起来,坦然接受世人的指指点点,不在乎媒体的冷嘲热讽,笑对网络上的恶言恶语,是因为我知道,已经没有一个家能够包容我的委屈,让我放肆大哭了。
  
      今天,我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了!
  
      沈林奇从背后抱住了我。
  
      我转过身,把脸埋进他的胸口,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的落下来,每个人都会有懦弱的一面,我的这一面,只有他得到。
  
      “想哭就哭吧,把这些年没哭的都哭出来。”他用手轻轻拍着我的背。
  
      “你这样说……我会更停不住的……”我一边哭,一边含糊不清地说,我知道我哭起来难看的要命,妆都花了,跟女鬼一样,但是我真的忍不住!
  
      去他妈的公众形象,去他妈的清纯玉女,此时此刻,我只想在我男人的怀里放声大哭,把我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放肆,就这一次。
  
      这之后几天,在沈林奇的协助下,我很快把房子买了回来。
  
      看着写下我名字的产权书,我心中多年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与此同时,金羚奖也终于到了颁布的日子。
  
      在金羚奖正式开始前,各大媒体对各种奖项的归属依旧猜测纷纷,讨论到最佳电视剧女主角的奖项时,大多数评论员对我并不看好,网络上一些支持贺嘉人的粉丝更是对我进行了无数的人身攻击。
  
      我笑看一切,该放肆的已经放肆过了,现在的我又回到了过去那个无坚不摧的白蓦然,一切的诋毁都放马过来吧,姐不怕你们!
  
      抱着这样的心态,我坦然参加了金羚奖的颁奖典礼。
  
      红地毯上各路女明星争奇斗艳,孙萍萍这次是豁出去了,穿了一件真空透视装,可谓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抢光了不少女明星的镜头。还有贺嘉人,穿了一件白色的羽毛小礼服,还在背后搞了两只鸡翅膀……错了,是白色的天使之翼,清纯得阳光都能穿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