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票房毒药 > chapter 63

chapter 6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金羚奖对于很多在影视圈摸爬滚打的小演员来说,是个梦寐以求的神话。这个由已故著名导演狄羚创办的电影奖项,举办至今已经有十多个年头了。据说狄导当年目睹影视圈的物欲横流,痛心疾首,毅然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创办了一个金羚基金会,用于物色与培养影视界明日之星。后来,狄导因为癌症不幸过世,由他培养起来的一批电影人为了纪念他,便创办了这个金羚奖。
  
      金羚奖为了秉承狄羚导演那种纯粹的电影精神,多年以来一直走着与如今影视圈背道而驰的非商业路线,从不接受任何买榜、买奖的行为,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不能算太大的电影奖项每次举办,总能引起许多业内人士的关注。
  
      原本,这样专业的奖项应该是与我无缘的。
  
      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金羚奖组委会也开始考虑传统奖项与现代影视的接轨。因此,今年金羚奖组委会特别设置了一些新的奖项,以满足商业的需求,这才让我有了获奖的机会。
  
      然而,挑战传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金羚奖组委会公开宣布这个决定之后,引起了一部分老牌电影人的强烈反对,很多人觉得,金羚奖一旦注入了商业色彩,就等同于背弃了传统,还有什么专业性可言?但也有人觉得,传统固然重要,但是因循守旧的思想,容易与时代脱轨,需要变革与创新。
  
      截然不同的两种观点,甚至在影视圈掀起了一场骂战,年轻电影人骂老一代固执,老电影人骂年轻一代忘本,作为一不小心荣获金羚奖最受欢迎电视剧女主角的我,很不幸地成为了这场骂战的牺牲品,被一些保守派挖出老底,拿着我之前拍摄的那些惨不忍睹的作品,作为攻击我不够格领奖的证据。
  
      总而言之,原本就因为要嫁入豪门而颇受争议的我,又借着金羚奖的机会,好好火了一把,也让我在《残剑江湖》拍摄中的关注度一路飙升,甚至盖过了影后姜穗的光芒。
  
      薛临讽刺我:“你现在火得都能推动国家gdp了。”
  
      “你去屎吧!”我好想拿摄像机,往这个落井下石的家伙脸上砸过去,但是基于砸坏了还要赔钱,我忍住了。
  
      我说:“薛导过誉了,我连gdp的英文都不知道怎么读,拉动就免了吧。”
  
      “就知道翻嘴皮子,没文化也好意思说出来。”薛临鄙视地看了我一眼。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是高材生啊?要不是没机会,我早读书去了,谁乐意拍你这个大毒舌的戏!”我其实不在乎薛临那么说我,反正这个圈子里的人,很多都是放弃学业出道的,就连他老婆姜穗都是在和星天娱乐解约后,才跑去美国念的大学。
  
      哪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晚上我正在上网的时候,坐在一旁的沈林奇忽然问了我一句:“你想不想出国念书?”
  
      我一愣,转过头问:“怎么了?”
  
      “如果你想念书,我可以给你安排。”他说。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提这个,讷讷地反问了句:“那公司的合约呢?”我当年可是签了十年的卖身契的。
  
      “有我在,你还怕什么合约?”他轻笑。
  
      “那结婚呢?”
  
      “当然是结了婚再去。”
  
      我就知道-_-#
  
      我回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算了吧,我还是等阿哲的病好了再说。”
  
      “你可以一边读书,一边陪阿哲治病,斯蒂芬教授的助理给我回了邮件,教授明年要在洛杉矶搞一个脑损伤医学研究室,正缺一个病人……”
  
      “什么?!”我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欣喜若狂地扑过去,摁住他的肩膀,“你说的是真的?阿哲可以去美国治病?这样他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对不对?”
  
      “你先别激动。”他稳住我,“总之,我已经帮阿哲争取到这个机会,至于你想不想……”
  
      “我想!我想!”我死命点头,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怎么会不想?
  
      “那就先结婚吧。”
  
      他微微一笑,我眼前一黑,尼玛又栽了!
  
      婚礼最后定在了下个月的十二号,几乎是《残剑江湖》一杀青,我和沈林奇就要准备结婚了。由于比预定的婚期提早了三个月,所以我们不得不提早进行了婚姻登记。
  
      拿着那两张证明,我简直不敢相信,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和沈林奇既拍了婚纱照,又宣布了婚期,如今竟然还登了记。人生的无数个第一次,都成了这个无耻之徒的囊中之物,我怎么想都觉得有点太便宜他了。
  
      为了给我这位新婚的丈夫一个下马威,我毅然决定离家出走,晚上去乃昔家睡,享受一下最后的“单身”时光。
  
      哪知道,我在乃昔家呆了不多久,门外就想起了敲门声。
  
      “不会是你老公追来了吧?”乃昔一脸坏笑的埋汰我。
  
      “怎么可能?”我说,“他就算要找我,也是先一个电话打来,让我收拾好东西下去,绝不可能亲自上来接我。”
  
      “那会是谁?”
  
      乃昔疑惑地去开门,门一开,我就看到外头拎着大包小包,一脸难民样的乔铭阳。
  
      乔铭阳最近的麻烦不比我少,几个月前,他接拍了一个手机广告。哪知道合作的女模特为了借他上位,竟然在拍摄结束后拿着几张照片给八卦杂志,宣称这是两人床照,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后来,这几张照片被证实是ps的,但是这位模特还不死心,今天竟然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怀了乔铭阳的孩子,还声称要把孩子生出来,和乔铭阳做亲子鉴定。
  
      “我他妈的都快疯了!”一向玩世不恭的乔少,在奶昔家和我们大吐苦水,“公司还有我家楼下,现在里三层,外三层全都是媒体,那个疯婆娘明显就是在炒作,竟然有人会去相信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