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重生之霸宠军门冷妻 > 大结局 我来,接你回家 九千字

大结局 我来,接你回家 九千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冷家,大厅。
  
      身子猛地暴退,乔奇的脸色阴沉的有些难看,他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到底如何了,但是他却知道,如果他再不将面前这个少女解决,今日,或许真的要有来无回了。
  
      然而,看着乔奇那阴沉的有些可怕的脸色,冷兮却笑了,嘴角那勾勒而起的弧度异常明显,带着阴冷和嘲讽,“看样子,你还真是不死心。”
  
      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但是两人的体力却仿佛是用不完似的,双方之间的对战,丝毫没有停下的打算。
  
      锐利的眸子死死的盯在冷兮的身山,眸底莫名的光芒一闪,一道无形的攻击便向着冷兮攻去,只可惜,冷兮却只是侧身一闪,便轻而易举的躲过了那根本看不见的攻击。
  
      嘴角的弧度冷意盎然,冷兮冷冷的看着乔奇,“你当真以为,同样的一个伎俩,能在我身上成功两次?”婚礼上烟雾中被偷袭,现在想要再一次偷袭她,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冷兮,绝对不会在同样的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手心旋转,那银色的锁链由手心急速而去,乔奇下意识有些踉跄的躲开,二人你来我往,最终,乔奇依旧躲不开那银色锁链。
  
      或许比身手,他们之间可以比个不相上下,但是比异能,冷兮的异能出自冷萌萌之手,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异能者能够比拟的。
  
      这样的结局,或许本就是必然。
  
      “你输了。”清冷的声音在乔奇的耳边响起,“看来,你再也没有机会,让你的少主,恢复正常了。”冷兮这完全便是**裸的刺激。
  
      冷哼一声,乔奇没有说话。
  
      他今日来,本就做好了有来无回的打算;或许主子依旧相信他的能力,但是他自己却知道,现在的他,早就已经不是冷兮的对手,就算是整个欧家的所有势利全部整合起来,也不再能和冷兮手底下甚至是身后的势利相比较,更何况,之前的事,让欧家,早已损失惨重。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那紧闭的大门,终于被缓缓打开,一道又一道的身影一点点的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当最前面之人彻底出现之后,乔奇的身子,终于彻底颓废。
  
      再一次的,输了;输在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女身上,输的,那么的彻底。
  
      ……
  
      看着那一个个或多或少都带着点伤的身影,冷兮嘴角的弧度轻扬,不止是因为赢得了这场战役的胜利,更多的,只是因为,他们全部都平平安安的站到了她的面前,虽然,并不是毫发无伤。
  
      越过乔奇,盛璟熠的眼睛从踏入大厅开始便再也没有从冷兮的身上移开过,大步的走到她的身边,霸道无比的一把将人带进了自己的怀中,很紧很紧。
  
      “没事,便好。”声音之中,带着松了一口气的平静。
  
      杜一凡在监控室里面掌控全局,而盛璟熠,却是在外面全局掌控,两人之间的默契配合,除了这故意放入的乔奇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踏入冷家大宅一步。
  
      当外面的敌人全部收拾殆尽,盛璟熠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冷兮,当见到她嘴角那淡淡的血迹之时,再一次起了将乔奇彻底毁灭的心思,然而却被冷兮给阻止了。
  
      “留着他,还有用。”
  
      这是冷建军的亲自要求,因为,他要带着他,亲自去找那个,想要灭他满门的,曾经的战友。
  
      淡淡点头,“我们去将爷爷他们接下来吧。”大半夜已经过去,想必他们此时,依旧还吊着心。
  
      两位老爷子的年纪都已经不小,让他们早点心安会更好。
  
      “好。”冷兮点头,随即看向面前众人,淡淡道:“别看他的眼睛,将他的眼睛蒙起来。”雾系加精神力的双系异能者,只要蒙上他的那双眼睛,他就再也无法攻击他人,那么就算是在浓雾之中,他也跑不了。
  
      “是。”众人点头,很快便将乔奇的眼睛蒙上了。
  
      嘴角的弧度带着点点的自嘲,就那样静静的站着,那不屈的脊梁骨,如若不是他身上那银色的锁链,或许依旧会让人认为,这最大的胜者,是他。
  
      ……
  
      楼上。
  
      随手一挥,便撤销了那拦截在门前的雷系屏障,书房的大门,终于打开。
  
      在见到冷兮的那一瞬间,众人眸底的惊喜迸发。
  
      “兮儿。”那悬吊者的心终于落下,冷建军大步向前,一把便将冷兮给揽入了自己的怀里,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安心,冷兮嘴角的淡淡淤青让他心疼。
  
      “爷爷,已经没事了。”安慰似的拍了拍冷建军的后背,冷兮轻声说道,那清冷的声音,渐渐的安抚了所有人的心。
  
      从冷建军的怀里退出,对着众人安抚似的一笑,冷兮走到秦施然的面前,将她那依旧有些紧绷的身子揽入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在她的耳边说道:“妈妈,我回来了。”平安的回来了。
  
      终于,眼眶开始变得微红,渐渐的,那有些木讷的眼中泪水缓缓滑落,眼神终于聚焦。
  
      “兮儿,没事就好。”抱着冷兮,秦施然有些不愿意撒手。
  
      “没事了,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发生和现在一样的事情了,我保证。”冷兮安抚着秦施然,让她心安。
  
      “那就好,那就好。”秦施然连连点头,对于冷兮的话是完全的信任;抬头,冷兮看向冷明辉,道:“爸,你先带妈回房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他们便好。
  
      读懂冷兮眼中的涵义,冷明辉缓缓点头,轻轻的摸了摸冷兮的脑袋之后便带着秦施然下去休息了。
  
      身体本就不好,现在这放松下来,想必,应该困了。
  
      这下面的事情,秦施然已经不再适合参与了。
  
      缓缓踏出那书房的大门,冷建军觉得,这仿佛是踏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只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他却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一生。
  
      楼下的客厅经过刚才的对战早就已经失去了平日里的温馨,凌乱不堪,战魂和七杀众人站在下面安静的等着,而他们的面前,那个被银色锁链绑着的,想必就是老欧派来的人吧。
  
      他们四个兄弟,什么时候,竟然闹成了现在这个模样了。
  
      冷建军的脚步有些踉跄,冷兮和盛璟熠各自扶着自己的爷爷一步一步的向着楼下走去。
  
      今日之事的真相或许是他们不愿意相信和接受的,但是事实便是事实,就算不愿接受,也无法改变,欧名德想要将盛冷两家灭门的事实。
  
      ……
  
      欧家。
  
      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那宛若是孩子一般的欧呈,欧名德眸底深邃难明。
  
      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生活在仇恨之中,这两天他忍不住在想,欧呈变成现在这个模样,是不是也有他的过错和责任在里面;这么些年,他一直在灌输着他报仇的心思,看着他小时候那清澈的笑容渐渐开始消失,后来,他的脸上,他再也见不到除了冷漠之外的任何表情。
  
      直到现在,欧名德再一次见到孙子脸上那曾经一般的笑容,仿若隔世。
  
      或许,曾经也有那么一次,他在欧呈的脸上看到了冷漠以外的表情,他知道那种表情叫什么,因为曾经的他,也拥有过那样柔和的表情,在看到自己心爱之人的时候;一开始,他本不想阻止,因为,这或许会成为他未来唯一的幸福,但是很可惜,之后他便发现,那个让欧呈冷硬的心变软的人竟然是那个被他派人抱来的冷家的那个孩纸,他绝对不允许他欧家的人,爱上仇人家的女儿。
  
      最终,他逼着欧呈几乎是亲手害死了那个优秀的女娃娃,都说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他真的想不到直到现在,小呈竟然都没有忘记过那个女娃,为了一个替身,弄到了现在这幅模样。
  
      说实话,当初如果那个女娃不要暗中调查关于组织的事情,他或许会留她一命,只是可惜了,那么优秀的一个孩子,竟然不是他们欧家之人,若是她不是冷家的孩子该有多好,只要他们两人联手,无论是冷家还是盛家,甚至是那个人,也同样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曾经的他毁了冷家最钟爱的孩子,但是现在,他心中最在意的孙子,却被那个孩子毁的更加的彻底,这,算是报应吗?他自己也不知道。
  
      缓缓的叹了口气。
  
      “照顾好少主。”淡淡的吩咐了一声,欧名德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整晚,然而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收到乔奇的消息,想必,已经凶多吉少。
  
      看样子,这次,只能是他自己出马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拭目以待。
  
      ……
  
      冷家,除了秦施然,或许,几乎都一夜未休。
  
      “爷爷,您和盛爷爷真的准备亲自去欧家?”乔奇已经被战魂的人带下去严密看守,凌乱的大厅也已经被合力收拾干净,而冷建军和盛振宏,却在这里整整坐了一夜,当然同样,冷兮和盛璟熠也在这里陪了他们整整一夜。
  
      半夜的时候,他问了乔奇许多的问题,也得到了许多的答案,当然,这些答案,都是在冷兮威逼利诱之下才说出口的;这一夜,无论是冷建军还是盛振宏,甚至是周毅,都注定难眠。
  
      淡淡的点了点头,冷建军原本充满慈祥笑意的脸上此刻竟没有丝毫的笑意。
  
      这件事,如果不彻彻底底的解决掉,他们就算踏入地狱亦无法心安,他们不能,将所有的一切,全部就这样丢给孩子们去承担。
  
      “我知道了,我会安排好。”看着冷建军和盛振宏,冷兮本想自己去解决,免得两位老爷子为难,现在看来,她的计划该改一改了。
  
      “爷爷,盛爷爷,你们先去休息,明天,我送你去欧家。”顺带,她也刚好可以去会一会那个隐藏至深的欧老爷子,历经两世,终于,是该见面的时候了。
  
      ……
  
      欧家,立于w市,自从从四大家族之中脱离而出,它便落叶到了w市,低调却奢华,整座庄园坐落于w市区外的郊区,戒备森严,无法靠近;在外人的眼中,欧家是神秘的,但是也是绝对无法得罪的存在,直到现在,依旧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完全底细。
  
      欧家初到w市之时,曾经变有些自己找死的人上门挑衅过,最后,却彻底的从上流社会之中消失,从此以后,欧家,便再也不敢有人轻易踏足,在w市,也是各个家族不敢提及和得罪的存在。
  
      而近日,欧家,迎来了这么多年以来的…第一批“客人”。
  
      毫无阻挡的踏入这欧家的大门,欧名德,仿佛已经早已知晓,他们的到来。
  
      “里边请,我们家主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来到这大门外,欧家的管家对着冷兮一行人礼貌的颔了颔首,示意他们自己进去。
  
      今日,这诺大的客厅,没有家主的命令,谁也不允许轻易踏足。
  
      压下心中的复杂,抬脚,终于,踏入了这几十年都没有来过的地方。
  
      欧家的客厅,和冷家的古朴温馨不同,它是奢华而耀眼的,仿佛,是在像一些人诉说骄傲一般。
  
      一步一步的向着那静坐在沙发上的老人走去,越是靠近,冷建军和盛振宏心底的复杂便更甚。
  
      面前那个两鬓斑白却浑身冰寒的人,真的是他们记忆中的那个脸上永远都挂满笑容的战友?或许,他们一开始便应该跟他解释清楚,也许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模样了,他们几个老战友之间,也不会变成生死仇敌。
  
      “你们来了。”声音宛若呢喃。
  
      听着耳边那一步一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那冰冷的嘴角,缓缓的扬起了一抹冷冽的弧度,那已经略带浑浊的眼睛淡淡的从冷兮和盛璟熠的身上扫过,最后,终于落在了冷建军和盛振宏的脸上。
  
      “真是,好久不见了。”
  
      到底多久了?久到,他也已经记不清了啊!他们三人,到底已经多久,没有见过一面了。
  
      “请坐。”对着几人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自己随意坐下便好,桌上,早就已经放好了四杯茶,不多,也不少。
  
      “不知道几位贵客今日前来,有何贵干?”从进门开始便一直都是欧名德一人在说话,宛若是自言自语一般,但是说了许多,却丝毫没有准备说到重点的地方去。
  
      “老欧,你还要跟我们两个老头子装傻吗?”冷建军从来都是一个直肠子,不知道什么叫做拐弯抹角。
  
      “什么装傻?”然而欧名德却依旧是一副听不懂的模样,“这老友好不容易才上门看一看我,怎么一来就是这样一句莫名的话语?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缓缓的叹了口气,盛振宏目光平静的看着欧名德,“老欧,我和这老家伙从来都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千方百计的置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于死地?”他真的,就那么恨他们吗?
  
      “是啊,你们确实没有对不起我,我现在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自作自受,我欧家的人,命中注定只能活在黑暗之中,永远无法出头。”听到盛振宏的话,欧名德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疯狂,“而造就我这一切的人,难道不是你们,不是你们这些口口声声说是我生死兄弟的人?曾经的我也自认自己从来就没有对不起你们,然而你们呢?那时候是如何对待我,如何对待我欧家的?”
  
      一字一句,宛若是在咬牙切齿一般,带着无限的控诉和浓浓的恨意。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你,保护你们欧家,我们何尝想要这么做。”盛振宏低吼而出。
  
      这么多年来,他们的心,也同样好受不到哪里去。
  
      “保护我,保护欧家,别在这笑死人了。”然而,欧名德却依旧笑得讽刺,“我欧家,什么时候需要你们这样假惺惺的保护!”那时候的欧家比起冷家甚至是盛家,都是更为强大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那次他们联名申请让他们踏入这永远的黑暗,现在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必定是他们欧家的人!哪里还轮得到周家。
  
      “当年,欧家锋芒过甚,但是却又并不适合那个位置,你应该听过,那位老人早就已经私下拟定了继承的人选,可是你们欧家的某些人却依旧不肯死心,甚至还有人暗地里对周家人下手,所以,便让他,动了杀心。”这个秘密,他们守护了大半辈子,现在,或许已经没有必要再守下去了。
  
      为了这个秘密,他们三家,背负的,已经太多了。
  
      “这不可能!”欧名德根本就不相信这无稽之谈,他欧家的人个个光明磊落,怎么可能会做那样的事情。
  
      “不管你信或者不信,你自己可以回头看看,这么几十年的时间,无论是你,还是你们欧家下面的任何一个后代,有谁,能做到老周现在的这个程度,你以为那个位置很好做吗?那个位置,比你现在,比你想象的,更加孤独。”自从坐上那个位置,他都不知道多久没有见过他真心实意的笑过了;或许上一次见到,还是兮儿将他请回家吃饭的那一次,而那一次之后,便再也没有了。
  
      一旦坐在那个位置上,便必须铁面无私,不偏不倚,就连自己的家人,到最后,都不敢跟自己太过亲近,因为他不止是一个父亲,也不止是一个的爷爷,他更多的,却是属于国家的,属于,大家的,他从来就不是,也不可能只为了自己而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