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重生之霸宠军门冷妻 > 第十八章 空洞的女人

第十八章 空洞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站在那里,巴泽尔轻轻的环视着周围的宝物,眸底没有丝毫的波动,然而在看到不远处那一副镶刻在墙上的仕女画像之时,嘴角却缓缓扬起,抬脚便向着仕女图的方向走去。
  
      仕女图是直接在墙壁上作画而成,但是她的那一双渗蓝的眼睛,却是栩栩如生的宛若真实一般。
  
      走到仕女图的面前,巴泽尔抬手,轻轻在仕女图女人的眼睛上抚过,很柔,宛若是自己最为珍视的宝物一般;手指轻轻往下,在抚到女人的手上之时,用力一按,仕女图边上的墙壁上,瞬间咔嚓一声脆响,紧接着,原本毫无一丝缝隙的墙壁缓缓往里推去,移开,一条宽敞明亮的地道便出现在了冷兮和冷萌萌的面前。
  
      好巧的机关,一般人进入这里,就算被这仕女图吸引,必定看到的,是她那宛若蓝宝石一般的眼睛,却绝对不会注意到,这仕女图手上那一个小小的机关。
  
      想不到现在,居然还有这样的密室存在;这种密室,一般都存在于古代的宫廷,亦或是一些朝廷大员家中;又或者,在一些江湖人士的家中以防万一或者藏宝之处,没想到这西方异能者协会,居然也有这样的一处地方。
  
      或许,她们脚下踩着的地方,曾经,是另外的一个地方也说不定,某些要员的秘密基地。
  
      那一整排的夜明珠,真的,不是盖的;可惜这地道虽然宽敞明亮,但是却依旧散发着淡淡的霉味,这还真算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都开始有些发臭了;亦或者说,这个味道,一直都在。
  
      狭长的地道,只有那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在那里回响,带着森森的阴冷。
  
      皱眉。
  
      “萌萌,我们先走一步。”既然已经进入到了这里,那么也就不需要再跟在老年人后面磨磨唧唧的了。
  
      “好。”冷萌萌道,画面一转,两人很快便出现在了通道的最深处,然而,面前的景象,却让冷兮的嘴角,冷冽的勾起。
  
      原来,还有个熟人在啊!
  
      ……
  
      走道的深处,这是一座极度奢华的地宫,亦或也可以称之为地牢。
  
      因为地宫的两边,是两座牢房一样的存在,一边的牢房之中,简单粗暴,关着数不清的女人,而另一边的牢房内,却奢华至极,只有寥寥的一个女人,抵着脑袋,模样,冷兮看得并不真切。
  
      这一切的一切,仿佛,是在诉说一个故事,一个惨绝人寰的故事。
  
      而在这里面,唯一自由的一人,却是,一个冷兮无比熟悉的男人…暗系异能者协会的尊者。
  
      想不到他从她的手上逃脱之后,便投靠了西方异能者协会。
  
      不过也是,他们之间,原本一直就是这样的狼狈为奸,失去了自己的基地,跑到这里,恩…也是正常,其实不需要多想。
  
      不过,这个男人,还真是喜欢生活在阴暗之处啊,就像是吸血鬼一样!想必是因为,这西方异能者协会能为他找到修炼之人?然而面前的情景,看上去却并不是那么的简单。
  
      就在冷兮还在暗自观察和思索的时候,巴泽尔已经上场。
  
      “全明,如何?”第一句话,便是无比直接的询问。
  
      原来,这个暗系异能者协会的尊者,名字居然叫全明;全明全名,呵呵…还真是挺简单的。
  
      不过,如何?是什么意思?
  
      才刚思索,全明便已经为冷兮两人揭晓了答案。
  
      “会长。”全明看着巴泽尔恭敬的一颔首,道:“没有什么问题,会长夫人她,并未出现什么怪异的反应。”
  
      怪异的反应。
  
      冷兮那双清冷的眸子淡淡的看向奢华牢房内的一直低着头的女人。
  
      会长夫人,想不到这巴泽尔居然还有一个夫人!有意思。
  
      打开牢门,巴泽尔缓缓的向着女人的方向走去。
  
      “你放了我吧。”低到几乎没有声音,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更加不是在祈求,仿佛只是在叙述,很平淡,也很平静的叙述。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果说女人一开始被关在这里,被进行着她不愿意的手术,但是这么些年下来,早就已经没有了求生的*;如若不是被威胁,如若不是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期盼在心里,或许,她早就已经自我了断了。
  
      “等这个实验做完,我就会放了你,让你去见你最在意,最想见的那个人。”看着女人,巴泽尔笑得温柔,“你放心,他过的很好,至少,过得比现在的你好。”至少,他给了他无限的自由和权利,那些,都不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
  
      如果她想的开,那么他,也不至于做出现在这样的事情;至少,他不会将她一直都关在这里,他们可以……
  
      没再说话,女人原本空洞的眸子,却缓缓的溢出了一点点的欣慰。
  
      过的很好,便好。
  
      她真的,很想再见他一面,只要一面,也好。
  
      缓缓抬头,空洞的眸底泪珠渐渐落下;看着巴泽尔,女人的眼中,没有仇恨,也没有,丝毫的怨怼与表情,只有一点点的悲哀。
  
      ……
  
      然而看着面前的女人,冷兮却显得有些震惊了;因为她长得,和外面的仕女图起码有七八分的相像;只是长期照射不到阳光,使得她的肤色显得有些透明和不健康的白;但是不得不否认,这女人,很美,有一种古典美人的即时感;风韵犹存的感觉,可是女人的脸,却显得非常的年轻,和巴泽尔站在一起,宛若是父女一般。
  
      一个东方的女人!
  
      从刚才巴泽尔那爱抚仕女图上女人的表情来看,这个东方女人,想必只不过是一个替代品罢了;或者说,是她的容貌,害了她自己,使她成为了这所谓的会长夫人;想必反抗了吧,才会被关在这地牢之内。
  
      就算这地牢金碧辉煌,但是依旧,至少个牢房罢了。
  
      看着面前这张温婉秀中的脸,巴泽尔不受控制般的伸出手,然而女人却是缓缓一瞥,拒绝他的所有触碰,厌恶的身躯,一闪而过。
  
      巴泽尔的眉头猛地皱起,看向全明,全明猛地会意,然而对面的牢笼内,却在一瞬间哭声四起,所有的女人都不自觉的向着角落的方向爬去,惊恐的整个人缩在了一起。
  
      然而,无论怎么逃跑,都是有那么一个人,需要遭殃的。
  
      将女人抓到自己的面前,双眸紧紧的盯着她,下一秒,原本还在哭泣之中的女人缓缓止住了哭声,双眸变得木讷,不再挣扎。
  
      待女人走近,巴泽尔一把抓住女人往自己身边一拖,就这样光明正大的,猛地扒下了她身上的衣服,在女人的面前,毫不留情的攻城略地,不知是为了发泄怒气,还是为了刺激女人。
  
      只可惜,女人的脸上,丝毫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发泄够了,抽出身子,将女人猛地往边上一丢,“继续换血。”
  
      冰冷的话语,在全明的耳边响起。
  
      “是。”全明恭敬点头,眸底却溢过一丝的冰凉。
  
      如果不是为了修炼后报复甚至是东山再起,他也不至于会在这里,被人差遣;一切的一切,要怪,就得怪那个女人。
  
      此时的全明并不知道,冷兮,其实已经站在他的附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这肮脏的一切。
  
      听到换血两个字,女人的身子下意识一震,伸手缓缓的抚上了自己那几乎透明的容貌,苦涩。
  
      她根本就不想要,这永远年轻的容貌,这两年多的时间以来,看着自己这张越来越年轻的脸,想着自己身上背负的一条又一条的年轻女孩的生命,她身上的负罪感,越来越深;如果不是他一直在威胁她,她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但是即使这样,她也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真的已经快支撑不下去了……
  
      淡淡的扫了女人一眼,巴泽尔冷哼一身,转身向着外面走去,冷兮两人默默的从他的身后跟了出去。
  
      这里的情况已经大致了解,看来,她还得去找亚伦了解一些情况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