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27章 一曲红绡不知数

第27章 一曲红绡不知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众贵胄哄堂大笑,险些将楼顶掀翻。栏杆外“唧唧喳喳”一阵,原来乔木上众鸟皆被惊飞,黑压压一片。独独南南那只喜鹊探头探脑地朝楼阁里瞧。
  延致安安静静地抱着琵琶,也不多话,指尖调起一个音节,缓缓地弹了下去。
  起初纤音弄巧,柔美动人。如花下莺语,听之慵懒,闻之忘俗。席间众贵胄入了神,轻轻在心头和着拍子,皆微笑不语。
  渐渐叮叮咚咚,清清泠泠冷冷,犹若月下折梅,湖心看雪。恍恍惚惚,仿佛置身于长寂寥的岩扉松径,唯有幽人自来去。
  至后来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如若梧桐夜雨,杜鹃啼血。音至低处,如冰下的幽咽泉流,凝绝不通,滞涩难行。
  众人面色沉重,心头出奇的难受,似乎这辈子的伤心事全部堆在一起,只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他奶奶的,弹个毬呀弹!”邙罕王子一语惊人。
  众人眼前一明,猛地惊醒,各个缄默。
  延致收拨当心一划,低低道:“献丑了。”
  邙罕扫视众人,仰天大笑三声,道:“改日也到本王府里表演一番,本王决计不会亏待于你,如何?哈哈哈,哈哈哈。”
  延致低眉顺眼,只道:“王子厚爱,延致却之不恭。”
  众人方又哄堂大笑,推盏联欢。
  延致将琵琶还与乐工之后,便孤零零地坐在那里成了背景。便如之前那般不惹人关注,似乎这宴上根本就没这个人,似乎方才技惊四座只是一场幻想。
  我欲向他请教请教这琵琶之计,便悄悄凑上前去,打招呼道:“奴婢见过王子。”
  延致不动声色地向外挪了一挪,道:“有什么事么?”
  我道:“王子来宫里赴宴,怎么连个侍从都未带呢?”
  延致道:“小国侍从不懂规矩,不来也罢!”长长的眼睫毛颤了颤,一双晶莹剔透的蓝眸如祁连山上的天空一样明亮深邃。
  我心中一动,道:“人家欺侮你,你怎么任人家作践?”一语既出,后悔不迭。
  他饮了口酒,轻声道:“米国乃是势弱。小王既是小国之民,惟有任他们戏侮。不任他们戏侮,莫非要他们欺侮米国不成?”
  我心里“咯噔”一下,眼见这位俊雅无双的延致王子云淡风轻的模样,甚是过意不去。唯唯诺诺了半晌,也找不出句话挽回尴尬的场面。
  延致道:“不必过意不去,小王早便习惯了。”
  我听了这话,心里只有更加过意不去的份。平素里十分的伶俐半分发挥不出,只能低头摆弄着衣带。
  延致微微笑道:“姑娘找小王,可是要指摘小王的乐技?”
  我恍然想起正经事来,急忙道:“万万不敢称‘指摘’,我是诚心诚意向王子请教。”一时情急,混忘了要称“奴婢”。
  延致也不在意,轻轻站起,道:“这里喧闹。品鉴乐艺须得找个清静处。姑娘意下如何?”
  我道:“那是自然。”
  延致便伸出一只手,说了个“请”字,两个人便沿着玉砌雕栏走下去。
  我道:“请问王子,习这琵琶有几年了?”
  延致道:“这个么,算来也快一年了。”
  我愣住,又见他一片赤诚的模样,不由得叹道:“王子天赋异禀,我等自惭形愧。”
  延致谦虚道:“哪里,哪里。但不过心诚耳。”
  他说得轻松,岂知天底下这个“诚”字,实现的难度系数仅次于“悟”字。人人都晓得要“君子守心,莫善于诚”,可是这“诚”字,又有几人做得到呢!
  我这个神仙做了几万年,碰琵琶的时间零零散散累积起来也有几十年来,远远达不到这位延致王子的境界。唉,可叹啊可叹。
  一时之间心灰意冷,再不作请教之念,只当是天分所限。
  延致见我久久不语,笑道:“你年纪尚小,哪里便能一蹴而就呢?你会不会弹琵琶,嗯?”
  我摸了摸鼻子,诚诚恳恳道:“只会一点点,弹几首简单的曲子。”
  延致从怀中摸出一本册子来,递与我道:“这是我平日里闲来无事,所著的一本‘琵琶录’,你且照上面揣摩到融会贯通。”
  我接过册子,延致又从怀中摸了一把白竹折扇出来,藤缕雪光,篾编银薄。瞧那扇面,似是王羲之的书法。
  延致见我呆呆地瞧着扇子,道:“这扇子是男子用的,你若喜欢,我这里还有一把小扇,是个精致些的玩意。”他果然自怀中又摸出一把迷你的小扇来,象牙扇骨精雕细刻,白檀扇面洒金,端的是精贵。
  我急忙摇手道:“无功不受禄。你我萍水相逢,哪能受这般贵重的礼。”
  延致收回小扇,却又摸出一本小册子出来,道:“这是我从各处善才收集的乐谱。你瞧瞧可好》“
  我颇为不好意思地略略翻了翻,见是些稀贵的琵琶谱,称谢收了。
  延致笑道:“这可是我最后的宝贝了。可莫要再盯着我瞧了。”
  我闻言一愣,不由自主地想道,他自怀中取了一样又一样宝贝,也不知到底装了多少。我且使个透视的法术,悄悄地瞧上一眼,小心些便是了。
  主意打定,悄悄见了咒语,偷眼向他瞧去。未想到延致见我仍是呆呆愣愣地瞅着他怀中,折扇一“嗒”,顺手在我发髻上轻轻敲了一下。我却于此时瞧得清清楚楚,只见他外袍下面束了一条精致的玉带,眼熟之至。心神恍过,乍然想起紫琏被打入冷宫之前的一起旧事。
  那时杨贵妃尚在兴庆宫居住,玄宗正去了华清宫视察。元宵节过后某日,杨贵妃也不知几时丢了玄宗御赐的玉带,说是于阗进贡的白玉蹀躞带,珍贵得很。
  杨贵妃死活闹着要搜宫,各宫妃嫔因她得宠,少不得忍让一二。一宫一宫细细搜了,闹了个人仰马翻。
  紫琏早便闻说了,遂命阖宫秉烛开门相待。一时搜宫的宫女前来,紫琏故意问所为何事。
  那带头的姑姑仗着杨妃的势,平素里是傲慢惯了的,兼两宫不和非一日两日,只恨不得鼻孔朝天,一句话也不好好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