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96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96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十年宫廷生活带走的是当年欢快娇美的少女,冷宫溢满了哀伤与淡漠。
  朔风凛冽,便是西阁一幸,也落得个赤脚回宫。
  什么自尊,什么淡雅,为他丢的还少么?
  许多年前,玄宗曾对她说:‘朕日为朝政所困,今见梅花盛开,清芬拂面,玉宇生凉,襟期顿觉开爽;嫔色花容,令人顾恋,纵世外佳人,怎如你淡妆飞燕乎”梅妃道:“只恐落梅残月,他时冷落凄其。”玄宗誓语道:“朕有此心,花神鉴之。”
  一语成谶。
  那个君王对后宫女子许过多少个誓言?便是七月七日长生殿,在空闻虎旅传宵柝、无复鸡人报晓筹之时,无非落得个梨花一枝春带雨,血污游魂归不得。
  君王自古多薄情,白头宫娥意凄凄.莫道今日宠爱情,他日孤泪剪烛影。
  荒苔凝碧,垂帘寂寂,再也没有宦官奔走传讯,再也没有宫娥把盏侍宴,惊鸿舞敌不过霓裳羽衣,昔日梨园弟子,皆是他家人物。
  我叹道:“那宦官断不肯得罪杨妃,你这又是何苦来。”
  紫琏道:“那次忽听到岭南驰到驿使,还以为是赍送梅花与我,芳心窃喜。岂料,嘿嘿,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我便不信,竟争不过那个肥婢么?”
  我道:“这有什么好争的,那皇帝骨瘦如柴,怕是活不得几日了。”
  紫琏惨笑不语,阖宫唏嘘难过。
  我十分为难道:“那人薄情至此,你又何必再牵肠挂肚?”
  紫琏咬唇摇头,仍是命宫人请来高力士。
  梅妃问道:“将军曾侍奉皇上,可知皇上还记得有江采苹么”
  高力士道:“皇上自然是惦念南宫。只因碍着贵妃,不便宣召。”
  梅妃道:“我记得汉武帝时,陈皇后被废,曾出千金赂司马相如,做《长门赋》上献,今日岂无才人还乞将军代为嘱托,替我拟《长门赋》一篇,以求圣上能再重顾于我。”
  高力士道:“娘娘善诗赋,何不自撰?真情切意,好过捉刀代笔千千万万。”
  梅妃长叹数声,援笔蘸墨,立写数行,折起来,并从箧中凑集千金,赠与高力士,托他进呈。力士不便推却,只好持去,待杨妃不在时悄悄地呈与玄宗。玄宗展开看过,那《楼东赋》写得凄凄婉婉,哀愤漫漫:
  玉鉴尘生,凤奁香殄。懒蝉鬓之巧梳,闲缕衣之轻缘。苦寂寞于蕙宫,但凝思乎兰殿。信摽落之梅花,隔长门而不见。况乃花心飏恨,柳眼弄愁。暖风习习,春鸟啾啾。楼上黄昏兮,听风吹而回首;碧云日暮兮,对素月而凝眸。温泉不到,忆拾翠之旧游;长门深闭,嗟青鸾之信修。
  忆昔太液清波,水光荡浮,笙歌赏宴,陪从宸旒。奏舞鸾之妙曲,乘画鷁之仙舟。君情缱绻,深叙绸缪。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无休。
  奈何嫉色庸庸,妒气冲冲。夺我之爱幸,斥我乎幽宫。思旧欢之莫得,想梦著乎朦胧。度花朝与月夕,羞懒对乎春风。欲相如之奏赋,奈世才之不工。属悉吟之未尽,已响动乎疏钟。空长叹而掩袂,踌躇步于楼东。
  玄宗见了这篇赋,也无非是有感于心,赐一斛珍珠罢了。
  紫琏见了那一斛珍珠,呆呆地对我道:“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若心不在这里,又怎能强求呢?”一诗写毕,原封不同退了回去。自此之后,再不提玄宗。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最当感慨“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女子,也不怨,也不恨,只静静伴着青灯冷月一年又复一年。
  我常常望着她托腮倚窗远眺的娴静模样,远黛有痴,秋水含情,望月,望云,望山,望水。
  在她之前,有武惠妃;在她之后,有杨贵妃。那两个偏偏皆是宫中上下以皇后待之的人。
  揣摩心思,也许她会想:
  我不是最先遇到的人,亦不是你陪到最后的人。在你的生命里,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在我的生命里,你却是全部。不恨“玉颜不及寒鸦色”,我的爱情最终输给了现实。
  唯有那梅花,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我是梅花,你却不是林逋。
  你欣赏我,怜惜我,却唯独不爱我。我于你而言,不过是一件精致些的玩物罢了。
  而你待杨贵妃,那才是真真正正的爱上了罢!
  你为她无限宽大原则,沉溺于歌舞升平,对满朝荒唐视而不见。
  你给她满门富贵,姊妹弟兄皆列土,连她家人都纵容得恃宠而骄。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相思成灰,唯有回忆而已。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竹筠。没有了爱情,至少还有格调。紫琏能做的,也不过如此了。
  我为她惋惜,却只能看着她黯然销魂。故人心,是再难挽回的了。要顿悟,也只能自己顿悟。传说里她托梦给皇帝,诉说自己遭乱兵迫害,锦褥裹尸,葬于梅树之下。
  然而至德元年六月十三日,黎明,玄宗只与杨贵妃姊妹、皇子、妃主、皇孙、杨国忠、韦见素、魏方进、陈玄礼及亲近宦官、宫人从延秋门出走。妃、主、垦孙在外者,包括困于冷宫的紫琏,皆弃之不顾。这一天,百官皆不知皇帝已出逃。
  薄情至斯,哪还能深情依旧。
  紫琏学名采苹,出自《南风》。以谢道韫自比,平生酷爱梅花,好淡妆雅服,姿态明秀,笔不可描画有也。乃是一位有文人傲骨的才女。
  我是决计不信传闻的。
  何方化作身千亿,一树梅花一采苹。
  如若得悟,不妨便做梅花的花神。同着她爱了一辈子的梅花相携终天荒地老,那才是真真正正的人生若只如初见啊。
  注:唐四爷的故事源于冯骥才先生的《俗世奇人》,乃是天津卫人氏。天津在唐朝称“渔阳”,
  公元755年安禄山叛唐,自渔阳(今日蓟县附近)起兵。本书中唐四爷也许是冯骥才先生的“唐四爷”的祖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