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25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第25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日我气息奄奄地倒在她怀里,颤抖着将壁上挂了数万年的画化为齑粉,忽然觉着,自己这一辈子也算值了。
  
  我长到一百岁时,便被亲生父君弃于荒野,他说我生性凶残,修不得正道,终为恶类。只能将我性命交付上苍。
  我那时不懂他的意思,只凭着饕餮的兽性求生,吞噬生灵,助长修为。最初之时饥不择食,饿到昏头了,便是遇到蠃鳞也能生吞活剥。
  野兽,本来便是吃生肉的么!
  我记得有一遭,在无尽的旷野里找了三天三夜,也未找到一点活物。
  旷野已然被我吃空了。
  至最后,我瘫在草地上,暖暖的阳光照着,身下是温柔的草地。
  我甚至在想,就这么待下去,永永远远地睡着了也挺好。
  我不知道自己为甚么没有死。也许是上苍觉着留我一条性命来平衡繁衍乱滥的生物罢!
  后来我到了魔界。
  彼时天地混乱,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神佛鬼魔不是你杀了我,便是我杀了你。
  所幸,我本该是生长于魔界的,那里的煞气吻合我的兽性。
  我不断地吞噬,不断地强大起来。直至四海渐渐平宁,也忘记那是几百万年前的事了。
  我听说饕餮一族世代住在安茹山上,我去了,亦或是我回去了,我便住在后山。以四方石壁为院,以狭深幽堵为墙。
  我仍是靠着先前的法子修炼,单不过胃口挑了一点,非美好的活物不能入口。
  我与几代饕餮皆互不相犯,穆迪小子算盘打得恁好,用尽了各种计策要逼我离开。
  我不在乎。
  水焰跟我是老相识了,我垂涎已久。
  他活得时候比我还长,洞悉天下事端,却难得有一颗纯净的心。
  在现一辈的神仙中,我有点喜欢乐游。
  我自诩衣冠禽兽,人面兽心。乐游美则美矣,心狠意冷,天性凉薄,与我很是相投。
  我见她下手不留后路,仇家无数,便传了她一招幻阴指力,其阴寒劲力可直透入心肺。她虽只能用上一次,亦可保命了。
  
  然而,我却在柴桑山遇见了成玉。
  我从未见过那样动人的笑容,明媚处如夏花绚烂,芙蓉向脸;温柔处则是一朵水莲花不胜清凉的娇羞;寂寞处却如杨柳稀疏的倩影画在荷叶上。轻而易举地摄去我的心魂。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不过如此了。
  我故意将她画得平凡些,那样的她浅浅笑着,依然有着颠倒众生的魅力。
  我瞧着她的画像,不敢去见她。
  我摆脱不了自个儿的心魔了。
  老邻居观世音驻颜有方,瞧上去也的的确确是不可方物。可是我知道,她跟我,是同样的人。
  只有那样的笑容,才美丽而纯净。
  有时候去九重天逛逛寻找猎物,听到揭谛跟天君回禀,四海八荒,惟有她一个闯去两界山去探望那只无法无天的猴头。
  我怦然心动,那只野猴子何德何能值得她如此?
  我忍不住,我偷偷地去瞧她。在柴桑山看到她不问世事,潜心修炼。
  我想,这便如此了。
  我向来不喜“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之类唧唧歪歪的格调,只推崇纳兰那句平淡臻深情的“若容相逢饮牛津,相对忘贫”。
  纵是她从不知晓我的存在,我一个人这样瞧着她,瞧上个千秋万载,那也是甘之如饴。
  
  然而,她离开了。
  我仍是偷偷地跟着,在多少次宴会上与之相逢,南海,北海,只盼得注意一星半点。
  我打探她的过去,知晓了连宋的存在。有点瞧不起他的不务正业,却忍不住嫉妒。
  为什么他的父君待他那般好,而我的父君却亲手将我抛弃。
  后来,我终是按捺不住,率先引起她的兴致。我见到她好奇的模样,心里蠢蠢欲动。
  对待美好的事物,我向来是吞噬了才甘心。
  我去找乐游,她是我这盘棋里的重要一步。
  那日早晨,是我偷袭了正在打坐修行的连宋。
  我未料到自己这么些年不动手,功力竟然如此不济,险些落荒而逃。自然,我不敢承认的是彼之实力的确超乎我的想象。
  我跟连宋说:“我与成玉方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心里还装着我,只是还放不下你。不然,为何她从不让你知道我的存在。”
  我同他在九重天兜了好大的圈子,失血过多,伤势急剧恶化。
  成玉的确善良,可是她越美好,越衬得我的心丑陋不堪。
  我错料了一点,我未想到连宋的轻身功夫如此厉害,可惜的是,他的气定神闲只会衬得我狼狈不堪。
  本来离间计与苦肉计相配效果才更好么!
  计划那般顺利,顺其自然地演下去。
  我偷偷将寒气传到她的经脉之中,掐好时间,正让她眼睁睁看着我将连宋骗走。
  看到她狼狈不堪地跌在乐游面前,我莫名其妙地瞧乐游不顺眼:往日里孤高冷清的神态,我觉着她做作;往日里端庄优雅的举止,我觉着她笨手笨脚;她终于出手的那一刻,我觉着她脸色狰狞蛇蝎心肠。
  如果我再不吞噬,到八月十五中秋日,便要魂飞魄散。
  可是我管不住自个儿的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