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 81 章

第 8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连宋携我避开人群,找处清净地。我因见半山处白云缭绕,便生了要去亲手摸摸浮云的念头,于花木幽深处拾级而上。见旁有清溪潺潺,蜿蜒流下,对连宋嫣然一笑,道;“这地方可清幽得紧。”
  连宋点点头,微笑不语。
  我未忘方才的大和尚,问道:“他既是和尚,偏偏又会道门功夫,我可是想不通了。连宋,你觉着呢?”
  连宋怔了一怔,方道:“方才他与我过招,先用的是降龙伏虎十九式,招数纯精,正气凛然,颇得要义,显然是正宗的佛门中人;再用的是五禽戏廿十路,倒也惟妙惟肖;后换了大擒拿三十六手;最后却使了太极拳四十八式。他与我过了一百余招,唯将白鹤亮翅使了两次。”
  我想了一想,脑中隐隐有念头闪过,终是推不出来。
  连宋摇了摇我手道:“尽想别人的事作甚么!”
  我摇了摇头,笑话自己好管闲事。
  行了一程,忽闻前方有人吟诗: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声音清脆柔和,却忽然止住了。
  我忍不住接口道:“闭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
  只听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眼前陡然一亮,原来自前方步出一位少女,颜若朝华,身形袅娜,绿衫子俏生生的,领口绣着淡淡的花纹。
  那少女微笑道:“三哥哥,你叫我好找!”
  连宋上前一步,喜道:“你怎么在这儿?”
  那少女伸出一根白白嫩嫩的小手指儿,支着右脸颊上的小酒窝,笑吟吟道:“我一回来,可是想着要先去看你。听说你到安茹山,我便知你是被父君唠叨着来凹晶馆寻美人呢!我亲爱的哥哥,你风流惯了,每隔三百年我都要多许多漂亮姐姐,父君可着恼呢!”
  我恍然大悟,对连宋笑道:“原来你众多红颜知己是来源于此。”
  少女娇嗔道:“三哥哥,怎么不把妹妹介绍给这位仙子?”
  连宋道:“正是。成玉,我这位妹妹娇生惯养,你少不得要宠着她些。敏敏,你既回来,可去见了大哥二哥四弟?可莫要对嫂嫂们无礼了。”
  敏敏吐了吐舌头,道:“二哥远在北海,我不愿见他夫人,他见了我也生气,岂不正好?四哥四嫂倒还罢了,大嫂跟我话不投机,也不必多说了。你放心,我不敢欺负成玉。”
  连宋道:“夜华生了个宝贝儿子,想是你还未见过?”
  敏敏眼睛一亮,道:“夜华那不招人待见的性子还能娶到媳妇?莫不是他见人家小孩聪明可爱,强抢来收养的罢!”抿唇一笑,嫣然无双。
  连宋道:“你那小孙子叫阿离,性子的确跟夜华不大一样。”
  敏敏道:“那必是随他娘亲了,想不到青丘白浅上神竟真肯嫁给咱们小侄子……”
  连宋急忙打住她,道:“此事原委说来话长。敏敏,日后我再说与你细听。”
  敏敏道:“知道啦!“眼波儿一转,沉下脸道:“三哥哥,我可听说原来的三嫂成了别人家媳妇。可叹一桩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的金玉良缘被你故意推拖了五万年!可怜一个博学多才腹内锦绣的好三嫂被你耽搁了五万年的好韶光!也多亏了穆迪上神家的傻小子慧眼识珠锲而不舍。倘是琅嬛一直等下去,我第一个便饶不了你。”
  连宋笑道:“敏敏,是三哥哥娶媳妇儿呢还是你娶呢?若是你给三哥哥把英招找回来当妹夫,我可喜欢的紧呢!”
  敏敏脸蛋红了一红,急道:“你别混说。三哥哥,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
  连宋道:“你知道正经便好。”
  敏敏嘟了嘴,低头绞着袖子不说话。
  我原先仿佛听过这位小公主的名头,却未料到竟是这般天真烂漫的小妹妹,对连宋笑道:“敏敏生得倒是好看,脾气也好,比你三哥强多了。”最后一句却是对着敏敏说的。
  果然,小姑娘闻言抬起头来,瞪了连宋一阵儿,清澈的眼睛里盛了满满的疑惑。最终道:“我先回去跟父君回禀,方才急着找你,还没说上两句话呢!”摆了摆手,冲我一笑,绕过小径离开了。
  连宋对我道:“敏敏是父君的小女儿,自幼集千宠万爱于一身,五千岁上生了一场大病,自此便跟着金华光佛修行,少有回家。如今她一万岁生辰快到了……”
  我急忙问:“我可是要备礼?她喜欢什么?”
  连宋道:“我替你准备好啦。自然,你若是不满意,自个儿再准备也成。”
  我负手踱来踱去,沉思不语。
  连宋道:“我原先怕你多心,不对你讲英招的事——”
  我疑惑道:“英招这么个老实敦厚的性子,莫非还会惹事不成?”
  英招原是槐江之山的神兽,性敦厚温和,许多年前的混乱中来往于各方势力劝和。早些年与我交好,自愿去天君那里领了看守花园的职责。原是为着时时对我督导协助,不曾想被我带坏游荡于四洲九山。镇妖塔一事后,他便去了燃灯古佛那里避世。我探过他一次,却被以潜心向佛不见尘俗之人谢客。原先只道他是如此,莫非其中还有什么原委?
  连宋道:“五万三千年前我去地府捣乱,父君知道了大大的生气,后来把英招请出与朱槿商量着有什么法子补救。五千年前乾坤果失窃,追究起来,当时守护乾坤果的英招却是在探敏敏的病,有些失态之举。父君大怒,英招愧怒之下回燃灯古佛那里。后来蓬莱两位帝君倾家荡产赔了损失,这件事也便揭过不提了。朱槿屡屡去请英招,他总是不见。唉,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我听了一阵儿,想了一阵儿,却是无话可说。可见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尴尬难免,总是不畅。
  忽便听到悟空怒吼:“可恶,竟敢欺负老孙的徒孙,真真是不把老孙放在眼里。”
  半空有风声掠过,只见悟空舞着一跟流光溢彩的棒子忽忽扎到我面前。其后跟着大和尚抱着一脸担忧的小和尚。
  我恍然明白,只微笑着看了大和尚一眼。大和尚尚自懵懵懂懂跌跌撞撞地说:“师父,正是两人欺负徒儿和您老人家的徒孙!”
  他哪里料到悟空一见到我便呆住,只叫了声“姐姐”,便说不出话来。
  我忍住笑意,道:“你收徒弟也便罢了,怎么收个这样混的,平白拉低了家里的平均智商。”
  悟空犹自解释道:“方才老孙窜得太快,没看清是姐姐……”骂道:“圆憨,倘非你强逼了觉阮寻到这里,老孙岂会做这等没脸之事!”向我道:“觉阮是我的小徒孙,天赋异禀,过鼻不忘。嘿嘿,可比杨戬强多了!”
  我点了点头,威严地对圆憨道:“听见了没?论辈分,我是你的师叔,还不快乖乖行礼?”
  圆憨不敢违逆师父,只得乖乖跪下行礼道:“弟子圆憨拜见师叔。”
  小白菜被师父一瞪,也奶声奶气地说:“弟子觉阮,拜见师叔祖。”
  我哈哈笑了两声,浑未想到长辈也要回礼之事,连宋却上前将二人扶起,从袖中掏出一本《如是道真经》赠与圆憨,只说了这是九重天的珍本;又从腰间解下玉坠,予了小白菜。一大一小又行礼谢过。
  悟空笑道:“破费三殿下了。”
  连宋只微微一笑,并不回言。
  悟空一揖,带着弟子们霎时走个没影踪。
  
  以下是批注版
  连宋携我避开人群,找处清净地。我因见半山处白云缭绕,便生了要去亲手摸摸浮云的念头,于花木幽深处拾级而上。见旁有清溪潺潺,蜿蜒流下,对连宋嫣然一笑,道;“这地方可清幽得紧。”
  连宋点点头,微笑不语。(批:一心赏景赏美人)
  我未忘方才的大和尚,问道:“他既是和尚,偏偏又会道门功夫,我可是想不通了。连宋,你觉着呢?”(批:不知趣)
  连宋怔了一怔,方道:“方才他与我过招,先用的是降龙伏虎十九式,招数纯精,正气凛然,颇得要义,显然是正宗的佛门中人;再用的是五禽戏廿十路,倒也惟妙惟肖;后换了大擒拿三十六手;最后却使了太极拳四十八式。他与我过了一百余招,唯将白鹤亮翅使了两次。”(三殿下未跟上成玉的思路,所以只是将方才所见所感一一叙述)
  我想了一想,脑中隐隐有念头闪过,终是推不出来。(伏下文“明白”)
  连宋摇了摇我手道:“尽想别人的事作甚么!”(批:果是如此)
  我摇了摇头,笑话自己好管闲事。
  行了一程,忽闻前方有人吟诗: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声音清脆柔嫩,却忽然止住了。(一试)
  我忍不住接口道:“闭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
  只听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眼前陡然一亮,原来自前方步出一位少女,颜若朝华,身形袅娜,绿衫子俏生生的,领口绣着淡淡的花纹。(恰少年风华正茂)
  那少女微笑道:“三哥哥,你叫我好找!”(问:敏敏何时找到连宋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