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探者时骏 > 10

1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田贝迪在死亡前的半个月内报过两次警,说有人要杀他。而恐吓田贝迪的声音经过变声器,完全分辨不出是男是女。因为是他的一面之词,警方无法立案。但现在分析,前两次的确是有人恐吓田贝迪,真正的恐吓人正是林娜。
  
  “案发当时,林娜躲在院外,用事先录制好的声音吓唬田贝迪。田贝迪因神经毒素中毒,风既明突然告辞而心神不宁,慌乱中真的以为有人要杀自己。他喊着:‘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这句话,被林娜录了下来,作为混淆作案时间的证据。
  
  “如果仅是这样,田贝迪不会死。大可以跑出家门去报警。他也的确跑出去了,但是遇到了另外一个人。也就是开着林娜的车,20:30赶到的何媛媛。
  
  “林娜将分机和录音笔交给何媛媛。离开后院,开着自己的车返回医院。返回时间:20:30,单程时间45分钟,回到医院的时候是21:。肯定飙车,飙出5分钟的时间差。
  
  “而田贝迪在极度混乱,精神状态不稳定的状态下见到了亲密的人,自然要讲述自己的遭遇。何媛媛哄骗他进了屋,说家里很安全,并陪着他在家里每个房间转了一圈。
  
  “何媛媛的哄骗下,田贝迪为了放松脱了衣服,去往桑拿室。但是很快,他察觉到了异常。从来不到这里的何媛媛,怎么突然出现了?大夏天的她为什么戴着手套?
  
  “田贝迪警惕起来,从浴室出来,顺手拿了高尔夫球杆。
  
  “一个何媛媛他不会放在眼里。但是,屋子里同时出现了表弟,田贝迪立刻明白,这两人不怀好意。
  
  “‘我们就是要弄死你!你还不知道吧?半年前我们就开始给你下毒,下在你那些昂贵的海盐里。最近半年,你是不是经常出现幻听?脾气暴躁、情绪不稳、心绪不安、心跳过速的情况?田贝迪,你中毒了。’
  
  “心理暗示,在中毒半年的田贝迪身上发挥了最大的效果。
  
  “黄芪的手里一定有某个威胁田贝迪的武器,就像是锋利的匕首。
  
  “面对他们,情绪、心态、精神状态都极度混乱的田贝迪慌不择路,狼狈地逃进了浴室的桑拿房里。为了不让两人靠近自己,他用高尔夫球杆在里面插死了桑拿房门。黄芪打开桑拿机,温度调到最高。
  
  “何媛媛假说去放风,其实是离开了田家。时间是20:45。何媛媛的车由黄芪开过来,她回去的时候开了自己的车,回到影院刚好赶上散场。
  
  “而我们可怜的田贝迪先生,因为神经毒素在体内潜伏半年之久的原因,很快窒息而亡。9点整,黄芪用林娜留下来的录音笔,打了报警电话。随后离开田家。”
  
  风既明打断了时骏的讲述,问道:“21:00,黄芪的车出现在市中心,这个你怎么解释?
  
  时骏说道:“这就是整个作案手法中的败笔。不知道黄芪是为自己留了后路,还是因为没有完全信任两个女人。他是最后一个到田贝迪家的人,也是最有机会搞鬼的人——他为自己,找了一个代驾。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林娜到了田家后把黄芪的车停在哪里,黄芪事先找好代驾,给钥匙,交代时间地点,让代驾去开车。指定地点,途径市中心。这也是黄芪为什么被杀的原因。林娜跟何媛媛发现黄芪的车不在,各自产生了怀疑。还有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然,这是后话了。”
  
  霍钢说:“我们已经找到为黄芪代驾的司机,现在正在进行盘问。”
  
  闻言,风既明失笑:“既然都结果了,怎么刚才不说?”
  
  时骏笑着看了看面色苍白的何媛媛:“是你威胁风既明的电话,给了我最大的启发。你说‘谁知道你在不在车里’,没错,你们的车距离田家很远,也跟作案时间不符。但是,谁能肯定开车的是你们本人?”
  
  何媛媛显然被时骏的话弄的惊愕不已,扭头看着风既明。
  
  风既明忙不迭地说:“与我无关。他们在你的电话里安装了窃听器。”
  
  这时候,时骏逼视着何媛媛:“田贝迪真的有风既明的把柄?”
  
  何媛媛张张嘴,只说了一个“我”……
  
  好吧,就知道是空欢喜一场。
  
  “那么,21:00打完了报警电话后,黄芪快速走到地铁站,以他的速度,分钟绰绰有余。21:乘坐地铁回到健身会所那一站,走的是二号线,时间不用多少。跑回会所,刚好是21:30,气喘吁吁,浑身是汗,就像锻炼了很久的样子。整个案子都是时间与路线的把戏。”说到这里,时骏依然没有跟她们相互对质的心情,“林娜,你们做事很小心,指纹、毛发、等等物证都没有留下。或许,这一点不在你的尝试范围之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