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探者时骏 > 08

0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苗春燕的话音刚落,那个模拟王卫的刑警突然从最近的一个胡同出来,反方向奔跑,跑到一半的时候开始横穿马路,眼看着就要到达画有夜光标志的警车时,货车好出现在路口。这位刑警动作灵敏,就地一滚避开了来势凶猛的货车。
  
      冯远卓把玩的手套无声地落在地上,萧正义已经掏出紧急救心丸含在舌下,苗春燕和张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些的种种,都被时骏尽收眼底,他将烟蒂扔进垃圾桶走到众人面前:“如果不是受过专业训练,那位刑警是避不开过来的货车的。这个实验想来已经向大家证明了我的推测不止是局限于理论。接下来,就是找出真正的凶手了。”
  
      说到这里,时骏深吸了口气,问道:“难道说,你都不想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你的吗?”
  
      “你在跟我说话?”冯远卓笑问道。
  
      “不,我是在问张军。”
  
      倏然,大家都将目光集中在张军的身上,他怒视着时骏,反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就是买凶杀人的真凶。”
  
      这样一句没有任何证据的决定性发言,顿时引来张军的愤怒和反驳。时骏不急不躁地等着他吼叫完毕,口气极为冷静地说:“从案发当天到现在,我们每天睡眠没有超过四个小时,我现在很想回家去睡觉。所以,我省略不必要的解释,直接告诉大家,在王卫和冯鑫鑫的案子上我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证张军。”
  
      咳咳!霍刚站在一旁故意咳了两声,示意时骏不要说得太露骨了。但是对方很明显地忽略了他的暗示,看着张军嗤之以鼻的态度,又说道:“刚才我提到过肇事司机曾经在酒馆里跟一个陌生人喝酒聊天,起因是那个陌生人帮他赶走了几个找茬的小子。我向酒馆老板询问情况的时候,发现这样一件事。那个自称老韩的陌生人在喝酒中途跑到厕所吐了两次。大家可以分析一下,这人与刘喜宏第一次见面,而且那时候还是深夜,两个原本陌生的人在一起喝酒,有必要喝到狂吐两次还要继续的程度吗?当时我们只是怀疑这个人,就画了一张模拟画像,在大力搜查之下这个人很快就浮出了水面。真实姓名是‘吴志春’,不过很遗憾,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死了?”苗春燕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下意识地问道。
  
      “是的,被刺了四刀。准确的死亡时间已经有了结果,死于王卫被车撞死的四个小时后。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推测,王卫被车撞死,张军在等到这一消息后就赶往吴志春的家中将其杀害,早早地掐断警方的侦破线索呢?”
  
      “请等一等。”这是冯远卓第一开口发问,他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沉稳了,走到时骏面前问道:“我想知道张军是如何接触到那个司机的?如果他不了解那个司机,也不可能利用这人的习惯来谋划一切。”
  
      “这个问题说起来有点复杂。最近一年董事会动荡不安,不少小股东被排挤出去,股份大多都落在冯鑫鑫和萧正义的手中。而张军恶意收购冯鑫鑫手中的股份,尽管没有成功,但你至少摸清了她和萧正义的底细。骑虎难下,你让张军去调查了萧正义的四人公司情况,就是在那时候张军发现了每天都会酗酒的刘喜宏。”
  
      “一派胡言。”张军还没有失去理智,只是狠狠地瞪着时骏而已。
  
      “我会故意激怒苗春燕,也会试探冯远卓,这些事情仅限于破案的过程中。此时此刻,我在还案子一个天下大白,还三名死者一个公道,别说一句胡言,就是半个虚假的字我也不会说!”时骏身姿挺拔地站在张军面前,不怒自威。众人看得皆不敢出声。他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你的确很聪明,发现了刘喜宏的时候就开始酝酿杀人计划,而且还为自己准备了两只替罪羊。你谨慎地等着王卫被撞死的消息,随后又立刻杀了唯一的活口吴志春,这样一来,能够指证你的人全部都死了。我不得不说,从一开始我根本没有怀疑过你,直到我我发现那辆白色面包车的时候才想到,真正的罪犯为什么不怕被监视录像拍下而在这里停放一辆车呢?其实答案很简单,因为他知道这条街的监视系统暂时瘫痪,要一周后才会能恢复。我找到负责拆装维修的人员,问他当天是否有人跟他搭话,他直接认出了你,张军。”
  
      闻言,张军不屑地冷笑:“这就是你的证据?”
  
      避而不答这个问题,时骏继续说:“刚才我就说过了,在王卫和冯鑫鑫的案子上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这不代表我没有证据。”言罢,他转向张军一边,笑问道:“在集团门口我问过大家认不认识吴志春,你们都说不知道。张军,现在你也这么说吗?”
  
      “当然。我怎么会与那种刑满释放的人有接触?”
  
      “怪了啊,我不记得说过他是刑满释放人员,你怎么知道的?”
  
      张军一时语塞,眼神飘忽不定,找不出什么完美的说辞。而事实上,时骏倒是很愿意看他这个紧张的样子,只是一旁的霍刚没这时间陪时骏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偷偷给了时骏一拳,催促他。
  
      “好吧,既然不认识,那我们就暂定你们之间是陌生人。现在说说吴志春的死亡情况,使他丧命的一刀在肺部,是从正面刺进去的,在背上也被刺了三刀。根据现场情况分析,背后三刀是在死者趴伏到地上失去抵抗能力之后刺中的,也就是说,当时死者和凶手进行了很激烈的打斗,凶手在死者身后将其制住,握刀的手手心朝上,反手将刀刺入了死者的肺部。我要告诉大家,刺中肺部不足以让死者立刻死亡,出于身体的本能反应死者紧紧扣住了凶手持刀的手。二人在扭扯的过程中撞到了桌子,凶手终于把刀拔出来,顺势在死者的背上狠刺了一刀。这时候,出于惯性,死者的手会撑着墙面,也因此扯下了挂在上面的一张海报。但是,那张好报太大了,没有落在桌子上而是将二人的头盖住。来想象一下,当时凶手的左手用来限制死者的动作,右手持刀狠刺死者的背部,盖在脑袋上遮挡视线的海报是不是很麻烦?那么,在不使用双手的情况下,怎么做才能把海报丢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