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欢想世界 > 080、迷仙散

080、迷仙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迷仙散听名字很像武侠小说里下三滥的迷药,但它确确实实是一味灵药。古时有高人想炼制一种有安神之效的灵药熏香,结果不小心却炼出了迷仙散,安神之效是有了,但更明显的是安眠之效。
  
  别说普通人了,修士若无防备也会中招,因此得名迷仙散。想迷倒真正的仙人当然是不可能,但很多修士古时在普通人眼中也算是神仙了。
  
  此物是灵药,只有修士才能使用的,但用来对付其他修士嘛……你想究竟干什么?而且这种东西只要谁用过,或者人们发现谁身上有,就会人人防备,此人的名声也就臭了。
  
  而且修士若有防备,此物基本无用,而对付普通人有的是别的手段,用得着特意炼制灵药吗?有这工夫练别的灵药辅助修炼多好!
  
  迷仙散也可以用来对付大型猛兽,其效用直接作用于元神,比普通的麻药药好用多了。有些兽类看着体型很大,其实意识远比人弱小,用迷仙散就能轻松放倒一群。可是修士干嘛要和兽群过不去呢,也不值得专门为此炼制灵药。
  
  迷仙散成了不尴不尬的鸡肋之物,通常只用在一种场合,那就是修士需掩饰行藏时。自古就有不得闹市施法惊世骇俗的共识,假如不得已而为之,或者有理由必须要这么做的时候,那就来一片迷仙散吧。
  
  元神尚未清明、修为未达三境者,中了迷仙散之后醒来,会记不清昏睡前一小时之内的事情。
  
  但修士想避免犯戒有很多办法,迷仙散这东西还是很犯忌讳的,后来很多门派干脆就禁止使用,免得遭人非议。
  
  杨老头在非索港这个地方倒是不怕遭人非议,居然给了华真行一瓶,也不知是他自己炼的还是从哪儿弄来的。
  
  迷仙散最初是被当成一种熏香炼制的,但使用时它不是用普通的火点燃,而是用神识粹炼之法催发,化为无色无味的气味弥漫而开,所过之处人畜皆迷。可以把它视为一种借助灵药施展的大范围、无差别精神攻击类法术。
  
  用这种东西得非常小心,稍有不慎就连自己都放倒了,通常要有四境修为才能控制自如,但也要谨慎使用。
  
  可是华真行另有妙招,因为他认识曼曼啊!杨老头介绍迷仙散的时候,华真行还特意问了,这东西能不能溶化到水里让人喝下去?
  
  杨老头骂道:“假如你能在战场上把迷药放到水里,临时给对手都灌下去,还用费别的手脚吗?”但他还是告诉了华真行另一种方法,这东西喝下去是没有效果的,但溶于水中化为雾气被人吸进去,同样有效。
  
  据说有个人做过很无聊的试验,将迷仙散倒入水中做汤,结果汤煮开之后冒出热气,把厨房里以及外面路过的人全迷倒了。等汤凉了,将它喝下去的人反而没事。也不知是谁这么无聊,华真行暗中猜测,很可能就是杨老头本人。
  
  可是假如这么用的话,就失去了迷仙散的隐蔽性,和普通迷香没什么区别。想想那个场景,拿出小瓶子,将淡紫色的粉末倒到一杯水里,变成无色无味的溶液。然后这杯水缓缓化为雾气飘出去,飘到一个个人的口臭中……
  
  且不说这么做比直接使用迷仙散更费劲,而且也未免太诡异了,傻子都能看出来有问题,恐怕早就屏住呼吸跑光了,就没听说过有哪位高人这么干的。
  
  可是这一切对曼曼来说都不是问题,她精妙的控水手段可以保证,将雾气送到每一个人的口鼻前。黑暗中的黄金帮帮众,谁也不会防备自己吸入了无色无臭的水雾。其实就算在白天也没问题,谁又会在意偶尔飘来一片淡淡的水雾呢?
  
  杨老头让王丰收给华真行带来的那一小瓶迷仙散,足够放倒上百人,解决黄金帮的埋伏后还剩下一层瓶底。
  
  按照华真行原先的计划,如此就可以兵不血刃解决问题,而后再分期分批对付其他势力得威胁。可是谁能想到王丰收策划了这样的场面,众人不得不又花了这么大的心思,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一举轰杀了三百多名穷凶极恶的罪徒。
  
  确认已经全部搞定,华真行通知了李敬直。李敬直则通知撤下来的两支巡逻队员分头过去收拾残局。那些人还得睡一阵子呢,全副武装藏在黑暗中鼾声此起彼伏,等睡醒了才会知道自己成了俘虏,却不记得曾经发生了什么。
  
  华真行带着曼曼悄然离去,与李敬直和王丰收汇合,没有其他人知道他们也在这里、做了什么。
  
  进了那座没门没窗的破屋子,从窗洞往外看去,前方的一片建筑已成为平地,就连爆炸卷起的烟尘都已在雨中落定,显得特别宁静而诡异。李敬直认识曼曼,笑着点头。王丰收也听说过曼曼,华真行简单地给他介绍了一下,他也微笑着躹躬问好。
  
  曼曼不禁感叹,她所见到的华真行的朋友们,不论什么身份什么年纪,都好温和、好有礼貌啊!
  
  王丰收打开了一盏应急灯,他脚下躺着一个人,正是黄金帮带队而来的树杈子。另外八十三名帮众自有巡逻队去收拾,而他动作很快,已经把其中的头目给拎过来了。
  
  李敬直和颜悦色道:“小曼曼,认识这个人吗?”
  
  曼曼:“他叫树杈子,黄金帮的小头目,蓬康的心腹。”
  
  华真行:“我也见过,他来杂货铺卖过矿金。”
  
  王丰收很潇洒地打了个响指,没什么反应,他不得不俯身又弹了树杈子一个脑崩。树杈子这才全身一颤有些迷茫地睁开了眼睛,却仿佛看不见眼前的几人,还像失去意识的样子。
  
  王丰收开口问道:“树杈子,谁让你来的?”他的声音有些飘渺,就像从耳孔一直钻到脑袋里,听着令人有点难受。
  
  树杈子梦呓般地答道:“老大,鲍里斯老大。”
  
  王丰收:“来了多少人。”
  
  树杈子:“能抽调的都来了,剩下的人看家、保护老大。”
  
  王丰收:“枪神呢?”
  
  树杈子:“什么枪神?”
  
  王丰收:“洛克呢?”
  
  树杈子:“哪个洛克……有洛克什么事?”
  
  华真行在一旁小声提醒道:“他不知道洛克的身份。”
  
  王丰收又问道:“金典行最近来没来什么陌生人?”
  
  树杈子:“经常有,买东西、当东西,有熟人,有的不熟。”
  
  王丰收:“洛克或者鲍里斯身边,最近有没有跟着什么陌生人?”
  
  树杈子:“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