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锦绣书 > 第139章 各自站队

第139章 各自站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爹爹,皇上要立德妃娘娘为妃的消息,您是从何处得知的?”沈长乐忍不住问道,如今皇上不是身子不好,已好几日未上朝了。爹爹又怎么会突然得到消息呢。
  
      如今局势复杂,有些人谋定而动,可是沈长乐却不敢乱动。甚至连卫国公府,都因为她嫁给纪钰,而自然而然地被看作是昭王爷这一派的。
  
      这个时候,爹爹就算叫她回来,都是用的自己生病的借口。所以沈长乐如何会不知道,如今局势的紧张。虽然表面上,一切还都如常,可是越是这种宁静,就越发地让人不安。
  
      特别是皇上如今身体不好,可不管是大皇子还是二皇子都安静地有些过分。
  
      “我自然是有我的消息来源,皇上要立皇后,总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总有透漏点给内阁知道的,”沈令承蹙着眉心,明显有些焦虑。
  
      若是王爷在京城的话,他也不至于找沈长乐过来商量。可偏偏时机太不凑巧了,昭王爷这刚离开京城,皇上的身子骨就不好了。
  
      可没有皇上的命令,王爷也只能在边境,就是想回来,也轻易动不得
  
      。
  
      沈长乐却在听到他的话后,陷入了短暂的思虑之中。皇上若是真的有意立德妃为后,那就说明他也确实是属意立王爷为太子,要不然也不会透话给内阁。
  
      所以沈令承也就是想知道,昭王爷现如今有没有回京的消息,这也是他着急叫沈长乐回来的原因。
  
      若是皇上当真打算立德妃为后,那他就一定会让昭王爷回来的。就算王爷秘密回京,他也会透漏点消息给长乐的。可是如今长乐肯定地说,王爷并没有回京的打算。
  
      沈令承心中不由担心不已,毕竟对于他来说,这并不算个好消息。
  
      “可王爷真的没有同我说要回京,”沈长乐再一次肯定地说道。
  
      沈令承摇头,又朝着长子看了一眼,而沈如诲一直在听着父亲和妹妹说话,并未开口说话。此时父亲的目光扫过,他缓缓开口道:“如今京城行事波诡云谲,王爷又远在塞外,只怕是鞭长莫及,所以长乐,你要尽快地联系王爷,将此间消息告知王爷。”
  
      虽然他们都知昭王爷肯定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只是沈家如今已经被绑在了昭王这条船上,既是上了船,也该早些做准备才是,万不能等到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就追悔莫及了。
  
      “我知道,我会尽快给王爷写信的,”沈长乐心事重重地点头。
  
      沈如诲突然说道:“不要写信。”
  
      沈长乐不明所以,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写信的话,那要怎么办?
  
      “你与王爷的日常来信还是照着往常那般去写,你们可有秘密联系的渠道?这些消息都是绝密的,千万不能被人截获,若不然的话,日后只怕是后患无穷,”沈如诲提醒。
  
      倒也不是他想得太多,只是如今局势不明,谨慎些总是不坏的。
  
      沈长乐只觉心中沉重,原本她对于皇上的病情并未在意,因为依照着她的记忆。皇上最起码要在三年之后才会出事的,所以一开始她也只是当作是小病而已。可现如今,听着爹爹和大哥哥的话,她才知道这次只怕,不是她想得那么简单了。
  
      难不成历史当真提前了,原本应该三年后发生的事情,真的要在如今发生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沈长乐的脸色都白了,如果真的是晋王登基,那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沈长乐不禁想起当初的传闻,虽然她是在后宅,具体的事情并不清楚,可是谁死了谁活着,却还是一清二楚的。大皇子被杀,三皇子被囚禁,而四皇子则是相安无事,五皇子因是大皇子一头的,在晋王登基的时候,就在家中悬梁自尽。为此晋王登基之后,还宽恕了五皇子的亲眷。
  
      九皇子和德妃呢?
  
      她突然想起,德妃似乎在皇上病逝的时候,就失踪了。后来纪钰打出清君侧的旗号,反攻回京城,失踪半年多的德妃娘娘也随之回来了。
  
      而九皇子也是毫发无损,因为纪钰登基之后,除了追究了二皇子一系之外,都赦免了其他几个兄长。更是在皇室分支中挑选了一个适龄孩子,过继到秦王名下。当时二皇子斩草除根,连年幼的纪泽瑞都不曾放过。所以为了让秦王不至于连香火都断了,纪钰不仅将过继了孩子,甚至还将秦王爵位和府邸重新赏赐与他。
  
      只是当时他登基的手段过于雷厉,又在登基之后,大批清算了废帝心腹,弄得整个京城都人心惶惶。恨不得将皇室之乱所有的帐都加在他一人身上。
  
      沈长乐不禁心痛,哪个帝王会不在乎自己的声明,虽然功过自有后人平定,可是如果是人活着的时候,受尽误会,就算后人能平定,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她所知道的是纪钰,是个面冷心热的人,他所做的一起都无愧与天地,无愧与祖先,更无愧与天下
  
      。
  
      待回府之后,她便迅速地给纪钰写了一封信。只是这一次她将管家找了过来,在纪钰之前,就曾与她说过。若是有什么紧急的情况要告诉他的,就可以找管家过来。
  
      之前她所写的信,无非就是家常,所以她都是走的普通驿站。
  
      而现在,就是到了他所说的紧急情况。
  
      她亲自将信交给管家,并交代道:“这封信务必要交到王爷手中,若是落在别人手中,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是什么后果吧?”
  
      “娘娘请放心,小的明白,定不负娘娘和王爷的嘱托。”管家将信小心翼翼地踹在怀中,保证了一番,这才离开。
  
      虽然信已经写了,可是她却还是不放心。
  
      所以到了第二天,她便找了个借口,进宫看望德妃娘娘。如今纪钰虽然不在京城,她这个儿媳妇更不能怠慢了母妃才是。
  
      德妃一听说她来了,只让人传她进来。
  
      沈长乐进来的时候,就瞧见德妃一身素淡,瞧着神情倒是自在,正站在鱼缸旁边喂鱼呢。沈长乐神色如常地上前,上前请安后,瞧着鱼缸里的鱼,倒是好奇地问道:“都说锦鲤难养,我瞧着母妃养地却是极好。”
  
      德妃洒了一点鱼食进了鱼缸之中,轻轻笑了下,“说起来养鱼,其实老七才是真正会养鱼的人。我还记得他小的时候,特别喜欢鱼,皇上为了哄着他,便赏赐了几条从琉球进贡上来的鱼。银白色的鱼,又长又好看,就是宫里养惯了鱼的人,都没见过那样的。人人都以为他养不了多久,结果他就一点点琢磨,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还真让他养活了。”
  
      沈长乐看着说话的德妃,此时她脸上挂着温柔又满足的笑容,就像是真的在怀念儿子幼时的趣事。她不禁有些吃惊,看着鱼缸中正欢快地游来游去的锦鲤,也不禁有些怀念。
  
      说起来,这还是德妃第一次主动和她提起纪钰小时候的事情。虽然这一世,她与纪钰极小的时候就认识,可是对他幼时却相知甚少。
  
      “说来含元也离京好久了,他可有说什么时候能回来?”德妃将手中最后的鱼食,丢进鱼缸中。
  
      沈长乐脸上还是一片感动,谁知却听到德妃问出这样的话,若不是她及时收敛住表情,只怕还真的要被她瞧出端倪。她心底无声地笑了起来,原来大家还真是各怀鬼胎。
  
      她进宫来,是想从德妃这里,打探皇上病情的消息。
  
      而德妃之所以对她这么和颜悦色,也是想要打探纪钰回京的消息。只是大概是要让她失望了,因为连沈长乐自己都不知道,纪钰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王爷刚到边境,只怕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我前日刚收到王爷的家书,他还说塞外风光,想多走走多看看呢,”沈长乐笑地甜蜜,一副傻白甜毫无心机的模样。
  
      德妃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答案,如今皇上病了,人人都心浮气躁,恨不得扒在勤政殿的门口,打探消息。德妃乃是后宫掌管宫务的,又在皇上身边这么多年,自然有自己消息的渠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