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锦绣书 > 第109章 长大娶你

第109章 长大娶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春柳和绿芜别看年纪都比沈长乐大,不过却还是黄花姑娘,见到长乐身上这样深深浅浅的印记,两人险些羞地不敢抬头看了。好在两人都还算是训练有素,这会已是上前服侍沈长乐穿衣。
  
      今日是她新婚第一天,要进宫给皇上和德妃娘娘请安,所以需得穿王妃礼服。王妃礼服极是隆重,金线银线堆砌,描龙绣凤,并不比昨日她穿得大红喜服要简单到哪里去。只是这是规矩,沈长乐自然不敢坏了规矩。
  
      待她穿上衣裳的时候,一旁的纪钰已经穿戴整齐,他今日也是一身深色亲王礼服。只是这深色穿在她身上,愈发显得他面如冠玉,再加上他身体颀长,肩膀宽而腰身窄,是以这一身亲王礼服是更增添了他身上的威严丰姿。
  
      纪钰的容貌实属清俊,可经历了昨晚的狂浪,沈长乐如今怎么瞧他,都觉得面红耳赤。这人可实在是太会装了,外人定然不会知道,其实他私底下竟是这样的性子。
  
      沈长乐虽是丫鬟伺候着穿衣,可身上实在是疲乏地厉害,昨晚更是闹到后半夜才睡觉。平日里起身,都是神清气爽的,可偏偏今个却是一头脑的浆糊,似乎随时都能昏睡过去一般。
  
      偏偏今个还要进宫,她可是连一步都不能踏错,因此这会就是再困乏,也需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
  
      “姑娘,今个便带这支金步摇吧,”绿芜将首饰盒子打开,拿出其中一支极华丽的步摇,轻声笑问。
  
      只是她说完之后,旁边的纪钰却偏头看了一眼,绿芜因低着头和沈长乐说着话,所以没有瞧见,可是纪钰这一眼却被春柳看在眼中。她心中暗惊,正想着绿芜是不是在哪里冲撞了王爷,再一想她方才的话。
  
      她立即便上前,扯了她一把,微微带着轻斥的语气说道:“瞧瞧你,是欢喜地昏过去了吧,如今哪还能叫姑娘,得改口叫王妃才是。”
  
      绿芜一听春柳这么一说,立即心底呀了下,她这习惯性地叫姑娘,这会都已是在昭王府了,可再不是沈家了。
  
      她赶紧半蹲下来请罪道:“王妃恕罪,奴婢愚笨,一时忘了改口,还请王妃责罚。”
  
      沈长乐本就没觉得如何,只是瞧见绿芜这般模样,便笑道:“改了口便行,何至于要惩罚,都起身吧。”
  
      这倒只是一件小事,沈长乐自然不会责怪跟在她身边多年的丫鬟。倒是等春柳和绿芜出来的时候,春柳忍不住出了一口气,说道:“方才你叫了一声姑娘,我瞧着王爷看你那眼神似是不喜。所以我想着日后要好生约束咱们带过来的人,可千万不能再叫错了。要不然只怕下一回,再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混过去的。”
  
      绿芜这才明白,为何春柳要拉她这一下了。
  
      她不禁咋舌,说道:“王府的规矩果真是大,幸亏你拉了我一下,要不然王爷定然会觉得我是个没规矩的,真是给咱们姑娘丢了脸面。”
  
      春柳立即瞪了她一眼,绿芜赶紧讨好地笑了下,轻声道:“行行行,以后便是私底下,我也叫王妃好吧。”
  
      待用了早膳之后,两人便出门了,只是到了二门上。当小厮将纪钰的马牵过来的时候,他挥了挥手,道:“今日我与王妃一同坐马车进宫。”
  
      其实这不过就是一句寻常的话而已,却听的沈长乐面红耳赤。可周围的丫鬟小厮却是纷纷低头,看来王爷对于这位新王妃当真是喜欢地紧,就连这么一回都分不开呢。
  
      原本丫鬟还想跟着进来伺候的,可纪钰一挥手,所有随行的人都坐到后面一辆马车里。
  
      而沈长乐一坐在马车里,便坐在最里面的位置,似乎要离纪钰远远的。纪钰当然注意到她坐的地方,只是他也不慌不忙的,慢悠悠地走到她身边坐下之后,才吩咐车夫驾车。
  
      “怎么坐地这般远?”纪钰明知故问地说道。
  
      这心里头的心思,岂能那般直白地说给他听,所以纪钰就见她含羞带怯地看了自己一眼,只不过眼神里又带着几分怨怼。可见昨晚她哭喊着饶了她,纪钰却丝毫未听进去的账,这会她可是一笔一笔都记在心里呢。
  
      可长乐不知的是,她越是这般模样,越是能引起纪钰心底的在火气来,这会他看着她,小腹又开始紧绷绷起来,恨不得就在这车里将她就地正法了。
  
      只是他好歹还有些理智,知道待会要拜见父皇和母妃,虽说是‘丑媳妇’,可也不能有丝毫失礼之处。
  
      “你坐我近些,咱们两人好好说说话,”纪钰伸手便要去牵她的柔荑,可长乐这会是真怕了他,身子往旁边一缩,就是不让他捉住自己。
  
      “当真不过来,”他又问。
  
      平日里一向是他话少,旁人与他说话,他惜字如金地很。可现在倒是好了,倒全都是他在开口说话,一句又一句地,而且句句都意味深长
  
      。
  
      羞得沈长乐低声道:“我才不要和你这个坏人坐一处呢。”
  
      纪钰挑了下眉,他这个坏人,看来他昨晚‘欺负’她,当真是欺负到家了,把她吓得都不敢靠近自己。只是山不来就他,那就让他去就山吧。
  
      “昨晚是我太不小心了些,你过来让我瞧瞧,身上可是有哪儿伤着了?”纪钰的声音温暖和煦,听地犹如三月春风拂面。
  
      可沈长乐却不是个好忽悠的,再说了,如今她是双腿之间最是酸软无力,他要怎么看?于是纪钰的示好,她眼中又变成了十足的耍流氓。就是一直到了宫门口,小夫妻两个人还你拉我扯地呢。
  
      待发现马车停了下来,纪钰倒是愣了下,他可从未觉得自己的王府与宫中距离竟是这般地近。
  
      “待会你要跟在我身边,”纪钰下车前,认真地叮嘱了一句。
  
      沈长乐垂着眼睛,没看他。结果他一把握住她的手,又道:“要认真听相公说话。”
  
      相公,长乐看着他又认真又倔强的表情,一下便笑了出来。昨夜的那一丝怨气,似乎也在这笑声之中,烟消云散了。
  
      等她下车时,纪钰便站在马车下来,伸手小心地扶住她的手臂。而不远处守着宫门,本该目不斜视的侍卫,都纷纷被这一幕震惊了。这宫里面谁不知道,七皇子昭王殿下,是出了名的冷面冷心的人。
  
      这果然男人娶了媳妇就是不一样。
  
      等他们一路进去,待到了勤政殿,早就在门口候着的二总管李长海,这一见昭王殿下领着新王妃过来,忙不迭地上前给王爷和新王妃请安。
  
      “李公公快请起吧,”沈长乐跟着纪钰客气了一句。
  
      李长海不比大总管在皇上跟前得脸,所以这会大总管在皇上身边伺候着,他就只能站在这里吹着过堂风。好在今个等的是两位小菩萨,倒也不枉他翘首以盼了这么久。
  
      “昨个是殿下大喜的日子,皇上可是高兴极了,虽说没能去成婚礼,可是这心里就一直惦记着呢,”李长海这张嘴倒是会说,“这不一大早,皇上就安排奴才在这等着殿下和王妃呢。”
  
      纪钰虽然性子冷,可却不是得罪人的性子。他淡淡点头,说道:“公公要在宫里伺候父皇,倒是不能到我府上喝上一杯薄酒,改日我派人送几坛酒给公公。”
  
      “怎好劳动殿下这般惦记,”李长海脸上立即露出感激涕零的表情来。
  
      这会他派进去通传的小太监也出来了,皇上让昭王爷还有王妃娘娘进去觐见呢。李长海赶紧在前头带了路,待走到门口时,忙是转头笑道:“王妃娘娘小心脚下。”
  
      勤政殿大殿门口的门槛颇高,沈长乐伸手提了下裙摆,这才跟着纪钰进去了。
  
      虽说这是她这一世第一次来这里,但前一世她可没少来。只是那时候勤政殿的主人,却是如今站在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她垂着头,虽不敢四处张望,不过却是用余光稍微看了一下周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