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锦绣书 > 第65章 托人办事

第65章 托人办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长乐并非什么大德之人,可是沈慧这事真论起来,也不是一件什么大事。况且她也能明白沈慧的心思,她是从小就在韩姨娘的阴影之下长大的,便是自个亲娘是正头夫人。可是到头来,还没韩姨娘这个做妾的体面。
  
      这种阴影对沈慧绝对是影响一生的,所以沈长乐也算是相信她的话。毕竟沈令昌的官职也就是不高不低,在京城不算什么重要人物,若不是他出身卫国公府,只怕比现在还要不如。所以沈慧即便是他的嫡女,日后的能嫁的夫家地位也不会太高,若是太高了,只怕也高攀不上。
  
      因此沈慧干脆就绝了高攀的心思,倒不如小门小户里,找一个稳妥的人嫁了。她并非不知足的人,也不是那等愚昧无知的人,富贵滔天是好,可是这富贵背后藏着地什么,又是谁能猜透的。
  
      待沈慧走了之后,沈长乐坐在榻上,慢慢地回想上一世沈慧所嫁的人家。她自然是记得的,嫁的是寒门子弟魏燕生,这门婚事是二叔亲自相看的。大姐姐婚事刚定下的时候,府里可是议论了好长时间,毕竟堂堂的嫡女就嫁了个穷书生,这谁心里头不嘀咕啊。不过也多是说二叔偏心的。
  
      可谁都没想到,后来魏燕生不仅中了二甲进士,做官更是一路恒通,沈长乐进宫的时候,他已经谋了外放的官职。还带着沈锦上任,那会沈锦不仅儿女双全,更是夫妻恩爱,魏燕生身边别说妾室,便是通房都没有一个。
  
      这般细细想来,两世以来,大姐姐倒是初心不变。前一世,她大概也是这般想的,世人只瞧见了眼前的光景,却不知这以后的变化。寒门子弟虽说开始穷苦些,可是若夫妻齐心,妻子能在丈夫最初的时候,一心一意地为了他,这以后何来光明地一日。况且寒门也比侯门深宅来得自在。
  
      沈长乐自己就是个例子,在平阳侯府的日子,她真是一刻都不愿回想。她自己就生在富贵人家里,倒也不去羡慕那样的侯门。
  
      只是……
  
      她轻轻托着下巴,看着窗外,外面阳光正盛,热得树上的知了都在不停地叫唤。虽说每天都有人在黏,可是总有一种除之不尽地错觉。
  
      她是喜欢纪钰的,或许比现在更早,他们打小就相识,她无数次有难的时候,都是他来救自己。就是前一世,他那样尊贵的人,也为了救她而来。可是这样的喜欢,能够抵挡漫长的岁月和无尽的寂寞吗?
  
      他是未来的帝王,身边不会只有她一个人。前世不过才半年,朝中上下便激起无数愤慨,纷纷上书觐言请求他广纳后宫,早日开枝散叶。侯门尚且深似海,那么宫门呢,却是比侯门还要深千丈的地方。
  
      她是个吃过亏的人,所以总是小心谨慎,就算在沈家,她是宠如明珠的存在,可她还是不会行差踏错一步。她要做到最好,最完美,让谁都挑不出错误来。所以她害怕未知的未来,她害怕她那么努力,最后却还是只能落得凄惶的下场。
  
      她可真不是能乐看人生的人。
  
      所以对于沈慧的这个要求,她还是帮她向二哥哥提了。毕竟她也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小姐,哪有能力帮人家去四处打听啊。倒是沈如谙一听她的话,眉梢一吊,立马就很不客气地问道:“你没事打听他做什么?”
  
      这次要打探的昌平侯府的嫡出二少爷冯游峰,听说这是沈慧舅母搭上的关系,好像是沈慧舅母的娘家侄女,是冯家偏房的四少奶奶,听说侯夫人正要给二少爷寻个品性端正的姑娘。所以便把这消息偷偷地透露了回来,想着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当然,用沈慧舅母的话便是他们陈家也不过就是个小门户,哪里能痴想着能攀上侯府啊。
  
      不过沈慧就不一样了,说到底她是国公府出来的姑娘,不仅亲爹得力,上头的叔伯兄弟也都厉害着呢,所以这门婚事啊,正是合适。
  
      这样的好事,陈氏自然是有犹豫的,毕竟虽说大面上沈慧是国公府的姑娘,可谁都知道,那是因为老太太还在,国公府还没分家呢。况且如今国公爷是自家闺女的伯父,这又差了一层。说句不好听的,日后老太太百年了,二房除了能分点银子,其他什么都落不着,连三房都是远远不如的。
  
      原本在沈慧的熏陶下,陈氏已经打定主意要给女儿找个小门小户、人口简单的人家。可是在更好的选择出现之前,谁又能不心动呢。况且舅母是个聪明地,知道陈氏这辈子的心病就是韩姨娘,所以就鼓动她答应。毕竟要是得了这么一门得力的婚事,那个韩姨娘以后还敢蹦达不成?况且韩姨娘也有个沈兰呢,若是沈慧这个做嫡姐嫁的还不如沈兰,日后指不定还怎么被笑话呢。
  
      这么一来二去,陈氏自然是心动不已的。之前一向不怎么出门的陈氏,还带着沈慧去大慈寺上香去了,在那里就‘碰巧’遇上了昌平侯夫人。这不见不知道,一见了昌平侯夫人啊,人家是穿戴清贵,说起话更是慢条斯理,瞧着就是养尊处优地贵夫人。况且她这会又知昌平侯府的那位二公子啊,因为上头的大哥未来是要承袭爵位的,所以侯夫人便心疼小儿子,便早早地给小儿子谋划了出身。
  
      再加上这位二公子自个也是个争气的,听说武艺极出众,便是去年参加了秋狩,也是个不错的。所以听说这会正要补缺京城卫所的副指挥使了,这样有家世又有前程的侯府少爷,就是拉出去随便一说,也有无数地丈母娘扑上来。
  
      因为沈长乐对这位冯公子,实在是不熟悉,上一世也没听过这名字。所以如今沈慧这么求过来,她也只能去求沈如谙了。
  
      如今沈如谙也是十七岁的少年了,若不是他爹拘束着,他也早就弃文从武了。不过就是这样,他一听沈长乐问起冯游峰来,眉头立即挑起来,带着隐隐薄怒问道:“好端端地没事问他做什么?”
  
      好在她在问这话之前,已经让丫鬟们都下去了。
  
      所以这会她立即撒娇地挽着沈如谙的手臂,轻声说道:“二哥哥,你先别生气,先听我说嘛。我可不是那等不知轻重的人,是吧?”
  
      沈长乐看着他,企图寻求一下回应。可谁知沈如谙,竟是嘴角一撩,露出一丝轻笑。只是他这一声轻笑吧,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意思,沈长乐瞧着这里头,竟是隐隐有蔑视之意呢。
  
      “其实我是为了旁人问的,”沈长乐也没想好要不要把沈慧漏出去,毕竟就算是自家哥哥,大姐姐脸皮又那么薄,也会不好意思的吧。
  
      可是她一看沈如谙的脸上已经带着薄怒,立即乖觉地说道:“其实我是帮大姐姐问的?”
  
      “大妹妹?她怎么了?”沈如谙一脸地不相信,他虽和沈慧接触地不深。可一瞧也知道,沈慧是个循规蹈矩的姑娘,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等出格的事情,让人帮着打探一个外男的消息?
  
      沈长乐自然也瞧出他的不相信了,登时有些生气,她说道:“我和那个人又没见过面,我平白打听他做什么,二哥哥,你未免也小瞧了我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