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锦绣书 > 第55章 兰亭哥哥

第55章 兰亭哥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兰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而马车也正好停了下来,沈长乐掀开帘子,头也不回地下了车子。
  
      “乐姐姐,你可算来上学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可就想死你了,”叶菱一见到她,就欢欢喜喜地拉着她的手,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
  
      此时左右都是穿着同样装束的姑娘,正巧还碰上了好几个黄字班的同窗,相互打了招呼,也有人关切地问了她身子如何。
  
      “已经痊愈了,谢谢大家的关心,”沈长乐点头,冲着众人笑了笑。
  
      为首的徐月欣也是打量了一番沈长乐,素日来她们黄字班姑娘,也是分着好几堆的,毕竟这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都是玩不到一块去的。她祖父乃是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是皇上倚重的老臣,手里头是握着实权的人家。所以她身边的姑娘,多是清贵家族的闺秀,长辈们多是正正经经科举晋身的。
  
      至于沈长乐,她素日里瞧着,她和叶菱是最要好的,平日里和那些勋贵人家的姑娘,也能说得上话,却并不如何地要好。至于那日里寻事的方娅等人,说来她们的出身其实才是最可笑,方娅家里的本没什么权势,既不像她家这般是掌着实权的,也不像沈长乐家里那般是地位尊贵的勋爵人家,她之所以能在女学里这般风光,还不就是靠地她那个在宫里受宠的姐姐。
  
      徐月欣平日里瞧不上方娅,不过也犯不着和她一般见识,大家抬头低头都是要见面的,所以还是客气地为好。
  
      不过那日学堂上的事情,可真是让她开了眼界。其实任谁瞧了那样的架势,都知道这事是不得善了了。可沈长乐倒是好,简简单单地几句话,把自个的行程理顺了一遍,都不用多说,谁都能瞧得出东西不是她拿的。
  
      还真够厉害的。
  
      徐月欣看着她,轻声说道:“你若是今个还不回来,我们已经商量着准备去府上拜访了。”
  
      “让大家劳心了,”沈长乐真心地笑了笑,此时瞧着众人关切的目光,倒是真感觉到了几分同窗情谊。
  
      叶菱笑嘻嘻地说道:“乐姐姐,你可别这么说,咱们大家都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你也千万放宽心,可别因为这么点小事就伤了身体。”
  
      沈长乐愣了一下,再看看周围人的眼神,才发现不仅仅有关心,还有不少好奇地眼神。她点了点头,温言笑了笑,并没有再开口。好在周围的都是小姑娘,便是心中再好奇,也不会直白地开口问出来。
  
      不过在古琴课结束之后,便有人过来,请她过去,说是山长有请。
  
      她进女学以来,也就是在开学典仪上见过山长,这般平白被请过来,她不由有些惴惴。因着来请她的是山长身边伺候的人,所以在路上时,她便轻声问道:“明秀姑娘,不知山长让我过去,是所为何事?”
  
      “回姑娘,奴婢也不知,只知道山长让奴婢请您过去呢,”听罢,沈长乐无声地露出笑容。
  
      待她进了山长的院子,跟着明秀姑娘到了门口,待她进去禀告之后,这才请她进去。不过她进去之后,才发现原来山长请的并非只有她一人,方娅已经在屋子里站着了,而她旁边则是魏乐如。
  
      等她进去之后,山长瞧了她一眼,温和问道:“听闻你这几日病了,身子可好些了?”
  
      “谢先生关心,学生身体已经大好了,”沈长乐恭敬回道,不过在看见这两个人之后,她便明白,山长是为了前几日的事情而来的。
  
      待她们三人站定之后,山长在案桌后面缓缓起身,瞧了对面的三个小姑娘,思虑了半晌才道:“前几日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听荣先生说了一遍。”
  
      “先生,都是学生不好,不该将那香料带到书院里来,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学生回去之后,家中长辈已教训过,学生也自知错误,还请先生责罚,”方娅忙不迭地说道。
  
      沈长乐心底嘲讽地笑了声,看来方娅确实是被家中长辈教训了,要不然认错态度怎么能这么好呢。
  
      “想来你们几个也都已经听说了京里的传闻,女学建立至今,为的是将你们培养成温良淑慧的闺秀。可如今却因同窗不和之事,在京城之中传地沸沸扬扬,实在是太过荒唐,”山长脸色有些难看,显然在他的教任之下,还从未出过这样的事情。
  
      三人被训了一通,立即便说道:“学生知错。”
  
      山长看了看她们三个人,最后目光落在魏乐如的身上,他问道:“你说你看错了,当时沈兰放的并不是香料?”
  
      “先生,都是学生的错,学生后来才知道自己看错了,”魏乐如垂着头,声音中都带着不可抑止地哭腔,显然是羞愧极了。
  
      “不过是一点小事,便闹地沸沸扬扬,若是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绝不会轻饶的,”山长的眼睛在方娅和魏乐如两人之间转了转。
  
      待说完之后,这才让她们回去。只不过临走的时候,魏乐如和方娅两人都被罚了打扫庭院一个月,女学里的惩罚不像男子书院那般,先生可以动板子,所以女学里的姑娘犯了错,多是惩以打扫庭院这样的劳动。
  
      等她们三人回去的时候,魏乐如不停地低声哭泣,显然是因为惩罚的事情。旁边的方娅本就是心情不好,可听了她的抽泣声,终是忍不住,呵斥道:“哭、哭、哭,就知道哭,你以为你哭就能逃避得了惩罚吗?”
  
      她狠狠地瞪着魏乐如。
  
      魏乐如虽然哭地伤心,不过这会却还是抬起头,反驳道:“我哭不是为了逃避惩罚,我是因为觉得丢人。”
  
      “哼,那你以为你哭就不丢人了吗?”方娅平日里待同窗都还算和善,大概是今日的惩罚,也让她有些沉不住气。她们三人被山长一并叫了过去,可是偏偏就她和魏乐如受了惩罚,魏乐如是因为看错了,可她一个丢了东西的人,却也受到惩罚,岂不就是告诉众人,这件事就是她栽赃嫁祸给沈长乐的。
  
      是以这会,她也心中满腹郁气,早知道就不该听乔芸的话,陷害沈长乐了,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可是……她抬头看前面已经走远地沈长乐,心中却是不甘心。
  
      等她们三个进了书舍,其他人都已经坐好了,正巧这节课还是荣先生的经义课。魏乐如一脸泪目,却还是走到沈兰的身边,说道:“沈姑娘,前几日都是我看错了,才害得你被大家误会,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沈兰吃惊地瞪大眼睛,似乎听不太懂她的意思。可魏乐如却又抽泣道:“我那日根本没看清楚你放的东西,还是长乐还告诉你,你只是将先前借的墨锭还了回去而已。我不该在先生和大家面前胡乱说话。”
  
      沈兰依旧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