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锦绣书 > 第52章 祖母教孙

第52章 祖母教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长乐回了自己的院子之后,将书袋仍在榻上,来回在房中转圈,一旁的几个丫鬟,只小心伺候着,各个都不敢上前(锦绣书52章)。可是她想了半晌,还是下定了决心。
  
      转身就往外面走,春柳忍不住轻声喊道:“姑娘,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我去见老太太,”沈长乐扔下一句,便往外面去。
  
      春柳立即提醒:“可是你连衣裳都还没换呢?”在
  
      沈长乐被她这么一说,低头一瞧,才发现自己穿着的还是女学里的衣裳。她急急摆手,让丫鬟赶紧把自己的衣裳拿过来,待换了一家居服之后,这才又出门。
  
      待她到老太太院子里的时候,就瞧见放在廊下的菊花开地姹紫嫣红。老太太喜欢这些花花草草,所以不同的季节都会换上当季的花草。如今是秋日,菊花最是合适,而廊下摆着的菊花种类更是繁多,其中以紫龙卧雪、朱砂红霜的颜色最为鲜艳。此时有个专门伺候这些菊花的小丫鬟,正拿着水壶在给浇水。
  
      “三姑娘,”小丫鬟见她进来,立即请安。
  
      沈长乐点头,便进了屋子里。待丫鬟进去通禀之后,她才跟着进去。老太太这会正靠在罗汉床上,跟秦嬷嬷在说话。这会瞧见她,立即招手,轻声笑道:“我们三姑娘可算是回来了,今个上学如何?”
  
      “还不就是那样,先生讲了好些,我也只能听个大概,”沈长乐笑眯眯地说道,倒是一点没把心事表现出来。、
  
      老太太知道她就是这么一说,若真是论起来学业,她可比沈如谙让人省心多了。所以老太太笑了笑,拉着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几下,柔声说道:“你们小姑娘学这些,倒也不必太费心。左右又不用去考状元,这些琴棋书画就算学地再好啊。那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长乐知道,长乐不会让祖母失望的,”沈长乐点头。
  
      老太太这才算是满意,又问她这会饿不饿,让丫鬟准备些点心过来。沈长乐原本就不是为了吃的过来的,所以她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丫鬟们,轻声问道:“我有些事,想要单独禀告祖母。”
  
      “你们都先下去吧,”老太太见她这般神神秘秘的,自然觉得有些好笑,毕竟小姑娘家头一回这般郑重其事地说话。
  
      待丫鬟和秦嬷嬷都离开之后,屋子里就剩下她们祖孙二人。老太太瞧着她又不开口了,立即说道:“怎么这会又跟个锯嘴地葫芦似得,有什么话想和祖母说啊?”
  
      “是关于女学里的事情,”沈长乐站起身,微垂着头,恭恭敬敬地说道。
  
      老太太眯了眯眼睛,在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可当沈长乐将今日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时,她还是面色铁青,胸脯剧烈起伏,连手掌都捏紧。沈长乐只敢抬头偷偷地瞄上一眼,见她老人家这般生气,也不敢说旁的。
  
      只是这件事迟早会传出来的,这会她说出来,总好过等风言风语传出去,让她老人家知道要强地吧(锦绣书52章)。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是心里还是忐忑不安。
  
      此时她又想到沈兰,明明是她闯地祸,可偏偏这会却让她来开这个口。可心里虽然恼火,但这会却什么都不能做。
  
      “我本就不愿让你们读这个女学,小姑娘家家在家中请了先生倒也罢了,这般出去抛头露面,到底不是正经事,”老太太缓缓开口。
  
      沈长乐心底一颤,其实她一直就隐约知道老太太的心思。女学到底是本朝才兴起的,对于老太太这样的老人家来说,有些不能理解本也是常事。只不过因如今勋贵家的姑娘,都时兴上女学,所以她才没有阻止。况且她外祖母和姨母那边,也对她考女学十分支持。所以老太太才没有反对,可不反对,并不意味着就是支持。
  
      “祖母,这件事是我处理不当,我不应该在课堂说出来,”她深吸一口气,有些愧疚。
  
      其实这会她冷静下来,再想想,才明白自己之前做的并不妥当。就算方娅她们真的想搜书袋,依着荣先生的性子,是决计不可能同意让她们搜书袋的。就算山长来了,也不会同意的。
  
      可是当时她只想着自己,觉得自己可以破了她们的计谋,却全然没想到她们要对付的不仅仅是自己。在这件事上,她只考虑到了自己,她的胜负心左右了她自己,她想要看着方娅她们失败,也厌恶她们每日趾高气扬地模样。所以当她有条件力挫她们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选择将事情闹大。
  
      “姑娘家的名声最是贵重,你以为这是一盒香料能换回来的吗?”老太太看着她,有些恨铁不成钢。
  
      她自然是听出来怎么一回事,二房那个白眼狼东西,吃着国公府的,喝着国公府的,到头来竟是还要毁了她国公府姑娘的名声,这等没良心的东西,就该打出去。
  
      只是如今事情闹大了,只怕牵扯不止是沈兰一个。
  
      老太太这会当真是又气又恨,只恨自己当初实在是太仁慈,就该将那一家姓韩的远远的都卖了去,绝了韩香儿进府的希望,也不会让她养出这么个白眼狼出来。
  
      “凡事都该三思而后行,我一直觉得整个府中的姑娘,你最沉稳,处事也极稳重,为何这次会如此……”老太太有些不解地看着她?似乎不能理解她这次处理会如此草率。
  
      沈长乐本就已经内疚,这会被如此一说,便更加愧疚。
  
      “这事我会看着处理的,你先回去吧,”老太太似乎有些疲倦,挥了挥手,让她出去。
  
      沈长乐紧紧地抿着唇,不敢为自己辩解一句。其实她并不怪祖母会生自己的气,实在是她处理地不妥当。如果她能在经义课结束之后,找了先生和教仪私底下说了,事情也不会当众闹出来。她为了逞一时的意气,确实把事情都搞砸了。
  
      她还没离开,老太太又开口:“沈兰她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庶子的庶女罢了。她就是个瓦罐,可你是个精贵的瓷器,就是十个她都比不上一个你,你怎么能这般草率。”
  
      “祖母,你别生气,这次都是我没处理好,”沈长乐立即上前,拉着她的手,哀声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