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锦绣书 > 第40章 花灯之约

第40章 花灯之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氏的院子被看管了起来,自然对外是宣称,太太身体不好,需要静养。一时之间,整个府里的下人,都觉得要变天了。虽然之前也有迹象,可谁都能想到,国公爷真的会对太太下手。
  
      不过下午的时候,沈令承又领着大夫到了林氏的院子里。府里的下人又觉得奇怪了,难不成太太是真的病了?
  
      沈令承领着大夫进了院子之后,就直奔着内室。此时整个林氏院子里的下人,都不许进出了,所以不管是丫鬟还是婆子,在瞧见沈令承后,都由心底发出一阵喜悦。难不成真的只是太太病了,所以国公爷才不准她们进出打扰太太的?
  
      林氏身边的几个大丫鬟,此时在屋子也是惶恐不安,可偏偏还不能出去打探消息。此时林氏在院子里头昏睡,内室门前守着两个婆子,她们根本不能靠近半步。
  
      所以沈令承进来的时候,几个丫鬟一下就如活了过来一般,纷纷给沈令承请安。只是国公爷挥挥手示意她们起身,连眼神都没停留,就直奔着内室而去了。
  
      等进他领着大夫进了内室之后,里面就传来声音,荷香上前几步,想往里面瞧。却被守着门口的婆子,呵斥了一句。
  
      荷香见状,立即从袖口里拿出荷包,递给她们,低声道:“两位妈妈,也不知夫人得了什么病,我实在是担心,还请妈妈容我在门口瞧瞧看两眼可好?”
  
      两个婆子瞧了她一眼,左边肤色稍微黑点的婆子,低声道:“大夫正在里头替夫人治病呢,你们在这等着吧。”
  
      虽然说了话,不过她们也没有收荷香的荷包。
  
      里面的大夫替林氏把了脉,便一直摸着自己的胡子,这位国公府的夫人,瞧着脉搏并非是生了大病的人。沈令承在一旁等着,见他半晌不说话,便开口问道:“大夫,我夫人之前一直身子不适,她可需要长时间的静养呢?
  
      长时间静养?
  
      大夫也是给高门大户看惯了病的,先前卫国公府有主子生病,也都是请的他。一来是因为他的医术确实是广平府里最好的,二来则是因为他口风极紧,并不担心生出什么口舌是非。
  
      所以此时他听着沈令承的话,又抚了抚胡子,半晌才点头:“国公爷说的确实是,夫人脉象虚浮,乃是积劳成疾之像,只怕要好生静养,日后可万不能操劳。”
  
      沈令承满意地点头,回头看着后面的婆子,说道:“大夫的话,想必你们也都听到了。夫人劳累过度,积劳成疾,日后这理家之事只怕是再操劳不得。以后便让夫人好生静养着。”
  
      他的声音不小,连站在门外的荷香等人都听到了。而身后一向性子急的念夏,终于忍不住,拽着荷香的袖子,就喊道:“荷香姐姐,夫人的身子一向好好的,怎么可能积劳成疾呢。一定是这大夫诊断错了,姐姐,你赶紧和老爷说说啊。”
  
      她们都是林氏身边的大丫鬟,原本待到年岁了,都能许个好人家。可若是林氏真的静养了的话,那这后宅的管家之权就要交出去,她们这些丫鬟最后说不定连那扫地的丫鬟都不如。
  
      她们都熬到了这里,眼看就要出头了,怎么就有这样的事情呢。
  
      沈令承让大夫先出去开药,让丫鬟赶紧给林氏煎药。而他自己则在内室里,等着林氏醒来。只是丫鬟们都出去后,只见一个头上带着银簪子的婆子,走了过来,拿着一个鼻烟壶模样的东西,在林氏的鼻子底下放了下,没一会就瞧见她眼皮动了动,似乎要醒来了。
  
      瞧见这么一幕,沈令承也是一声苦笑。这后宅的伎俩实在是多,便是母亲手里,都有这样的东西。
  
      林氏很快就醒了过来,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沈令承坐在自己床边。原本苍白的脸颊,一下染上了红晕。她扶着床榻挣扎着起身,脸上露出欢快地表情,似乎高兴至极。
  
      她说:“老爷,您总算来看我了。”
  
      可她刚说完话,便想起了另外一件事,立即抓着他的衣袖,哑着声音喊:“老爷,您能去老太太院子帮我问问,锦姐儿什么时候能回来吗?”
  
      沈令承看着她的模样,明明也是个虚弱的女人,可为何有这般硬的心肠和这样狠毒的心思呢。
  
      他看不懂,也瞧不懂。
  
      林氏说完话之后,才注意到沈令承看自己的表情,她有些害怕地问:“老爷,您这是怎么了?您倒是说句话啊。”
  
      “方才大夫已经来过了,他说你劳累过度,已是积劳成疾,日后要静养,”沈令承表情平淡地说道。
  
      林氏愣住,半晌没有说话。可是她自己的身子,她自己怎么可能不懂呢。根本就不是她身体有问题,是老爷要将她软禁了。所以老太太抱走锦姐儿,也是故意的,他们是要软禁她。
  
      “不,不,我根本就没有事情,那个大夫是个庸医,我的身体好着呢,之前大夫还说我还能生儿子呢,怎么可能,”她看着沈令承,企图从他眼神中看到一丝柔软。
  
      可不管她再看多久,沈令承的眼神里,都只有冷淡。
  
      “老爷,我真的没有事情,这是为什么啊,你想想锦姐儿,难不成你要她这么小年纪,就离开我这个亲娘吗?”林氏见质问不成,便立即改为哀求。
  
      沈令承见状,便明白她这是在利用锦姐儿,让自己心软呢。原本他想真的有些于心不忍,毕竟锦儿还那么小,离开亲娘确实是不好。可林氏呢,只知道心疼她自己的女儿。
  
      “那你要害长乐的时候,可曾想过她那么小,就没了亲娘,何尝也不是可怜呢?”沈令承看着她,问道。
  
      林氏被他问的浑身一颤,都片刻之后,她就立即摇头,脊背挺地笔直,颤道:“我没有,我根本就没有。”
  
      “还敢狡辩,徐嬷嬷都已经被抄家了,从她家里搜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沈令承看着她身体明显地一抖,立即很恨说:“那害人的东西,你居然还敢用在长乐的身上,若不是为了锦儿,你以为我会留你这个恶毒妇人的性命?”
  
      林氏没想到沈令承竟然,连杀她的心都有了。
  
      她不敢相信地抬头看着沈令承,嘴唇一直在颤抖,牙关抖动,每一个字都像是从抖出来的。
  
      “你我夫妻这么多年来,竟是只愿相信一个婆子,竟是不相信我?”她难以置信地问。
  
      沈令承见她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嘴硬。心底早已经是失望透顶,他摇了摇头,从袖子中抽出一封信,丢在她身上的锦被上,冷声说:“从出事至今,我也一直期望是有人在陷害你。这样也不至于让锦儿像长乐那般,小小年纪就没了亲娘。可是在看到这封信之后,我便是彻底寒心了。”
  
      林氏低头看着那封信,信封上还是她自己亲自写下去的,娘亲亲启。
  
      是她让张嬷嬷送去京城的信,只是没想到居然落到了沈令承的手中。
  
      “若是你心中无愧,又何必让岳母来救你?看来你也应该知道这次我去京城是所为何事了,你这样恶毒的人,我本该是一纸休书的,可是我不愿让锦儿受你牵累。若是有个这样的母亲,只怕她一生都不能抬头做人,所以我留你在沈府。但日后除了有卫国公夫人的名头之外,你不会再享受任何尊荣。”
  
      沈令承看着林氏,决绝地说。
  
      林氏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她一把掀起被子。从床上跪着爬了下来,她跪在沈令承的面前,眼泪犹如雨下。她抱着沈令承的腿,哭道:“老爷,你想想锦儿,你可怜可怜她。她不能没有我的,她还那么小,身子又那么弱。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她拉扯大,她离了我,连觉都睡不着的。您忍心我们母子分别吗?都是我的错,都是我鬼迷心窍。可是我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
  
      她抬着头,梨花带雨,乌黑的头发披散在雪白的中衣上,脸色没有一丝血色,凄惨又可怜。
  
      “老爷,就一次机会,您就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日后对长乐一定视如己出,锦儿有的,我一定也会给她的,”她又拼命摇头,大喊:“不,不,就算锦姐儿没有的,我也一定会给她的。我绝对不会了,老爷,我绝对不会了。”
  
      沈令承看着她从原先的咬死不承认,到现在利用沈锦让自己心软。她从天到尾,都没有一丝的改过自新的想法,她唯一后悔的应该是被抓住了吧。
  
      沈令承转身离开,再不顾林氏的哭泣。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