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锦绣书 > 第32章 心疼

第32章 心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姑娘,你明明前几日就这般吩咐老奴的啊,”徐嬷嬷高喊了一声,脸色煞白,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不承认。
  
      而沈长乐则是皱着眉头,无辜地看着沈令承,说道:“爹爹,我真的没有。”
  
      沈令承自然是盛怒,在他看来,沈长乐不会撒谎的。所以只能是徐嬷嬷撒了谎,主子看重她,让她看着库房这样重要的地方,可谁知她玩忽职守,出了事居然还推给主子。
  
      “你这刁奴,我素来看你是从章家过来的,可没想到你竟是这么可恶,”沈令承起身,若不是孩子还在这里,只怕他早已经一脚踹了过去。
  
      徐嬷嬷一听便知道今日要是说不清楚,差事丢了都是小事,只怕回头连命都得丢掉了。于是她跪在地上,哀求道:“老爷,老奴字字句句不敢撒谎,那日小姐说这话的时候,春柳和绿芜两人都在旁边呢,小姐年纪小,或许记不清楚,忘记也说不定呢。”
  
      因为徐嬷嬷是经年伺候的老人,再加上她又是章蓉生前信任的人,所以沈令承一些也有些疑惑。
  
      沈长乐坐在罗汉床上,低着头,脸上没什么表情。而此时站在罗汉床右边的春柳一听这话,还没等沈令承的目光看过来,就跪了下来,她嘴唇颤了颤,最后还是说道:“回国公爷,奴才从来没听过姑娘说这样的话。”
  
      徐嬷嬷震惊地看着春柳,她眼神中都是不可置信,随后脸色刷地白了一层。
  
      此时一旁的沈如谙见状,立即怒骂道:“我说这东西怎么就少了这么多呢,你说,是不是你这个老刁奴给偷拿了?”
  
      他这么一说,沈令承的目光更加深沉了。而此时林氏正巧带着沈锦过来了,她一进来就瞧见徐嬷嬷跪在地上,而罗汉床边上还跪着一个春柳。这两人都是沈长乐身边的奴才,她还以为是沈长乐犯了错,当即喜笑颜开地问道:“这都是怎么了?”
  
      “你来的正好,”沈令承见她过来,立即问道:“这个徐嬷嬷管理库房不力,出了纰漏还嫁祸给主子。长乐的院子里头出了这样的纰漏,你为何不知道。”
  
      林氏眨了眨眼睛,一脸懵懂不知的表情。而跟着她一块过来的沈月,则是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徐嬷嬷,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而此时沈锦甩开她的手,便跑到罗汉床边,仰起头对沈长乐说道:“三姐姐,你的奴才做了什么错事啊?”
  
      “小孩子家家,不许乱问,”沈长乐轻声说道。
  
      沈锦见她不说,哼了一声,得意地说:“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让我娘亲审问她。”
  
      此时林氏也正好听了沈长乐的话,又瞧着地上一直看着自己的徐嬷嬷,立即低声说道:“既是老爷这么说,不如就把人交给我审审吧。”
  
      沈长乐眉尾一挑,要是把人交给林氏,这岂不是真的是放虎归山了。她一直以来纵容着徐嬷嬷,可不就是为了能让林氏沾上一身腥。
  
      “有什么好审问的,我看就是这个老刁奴私吞了东西,如今见事情兜不住,居然还想嫁祸给三妹妹,”沈如谙皱了皱眉头,哼了一声,直接说道:“我看派人去她家里搜搜看,肯定能找到赃物。”
  
      林氏眼皮突然跳了一下,她没想到沈如谙会这么说。原本还作壁上观的她,立即就慌乱了起来,要是真抄了徐嬷嬷的家,估计这把火还得烧到自己身上。
  
      “过两日就要宴请客人,是咱们家大哥儿的好日子,我看就不必这么兴师动众的。况且这个徐嬷嬷便是做错了事情,想必也是因为年纪大了,毕竟她可是姐姐生前伺候的老人了,若是真的抄家,旁人该说咱们国公府不仁厚了,”林氏柔声劝说道。
  
      她说的自然也是有道理,就连上头的老太太听了,都是直点头。在老太太看来,不过就是个奴才,哪里值得这般兴师动众的抄家啊,没得抬举了她。
  
      沈长乐撇嘴,正要开口,外面就有丫鬟进来通禀,大少爷过来了。
  
      沈如诲一进来,还没站定呢,沈如谙就将今日的事情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通。当然重点的就是,这个徐嬷嬷是如何如何的可恶,明明是她自己没有登记库房的东西,却诬陷是沈长乐吩咐的。而且还偷了库房赏赐给沈长乐的东西。
  
      等他说完之后,就见大哥还是八风不动的沉稳模样,立即便着急道:“大哥,这老刁奴险些坏了我和三妹妹的兄妹情分,你倒是说一句话啊。”
  
      沈如诲转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直看得沈如谙身子一哆嗦。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沈如谙被看穿了,讪讪地笑了笑,立马身子站直了,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而沈令承看着长子,徐嬷嬷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奴才罢了。只是她从前是伺候章蓉的,所以要惩处她,得有合理的理由。要不然被济宁侯府知道的话,只怕还觉得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亏待儿女呢。
  
      也不知为何,从沈如诲进来之后,沈长乐反而不紧张了。她嘴角扬着浅浅的笑意,她在等待着沈如诲说话。
  
      “既然是这样,就派几个人到徐嬷嬷家里一番吧,这样也能免得冤枉了好人,”沈如诲眉宇安静,平静地开口道。
  
      而他连眼神都没有给跪在地上的人,倒是看了一眼正在坐在罗汉床上的沈长乐。小家伙此时突然抬起头,冲着他坐了一个鬼脸。
  
      为了冤枉好人,这理由可真是好啊。
  
      沈长乐在后面无声地嬉笑,虽然沈如谙瞧见了,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沉稳地好像没看见一般。沈令承回头看了一眼老太太,后宅的事情,他一向不喜欢插手,只是如今两个儿子都同意搜查,他也有些犹豫。
  
      “既然诲哥儿都这么说,那就去查查看,也免得出了纰漏,”老太太这会也临阵倒戈了。
  
      于是徐嬷嬷被人押往旁边看着,而老太太则是让秦嬷嬷找了院子里的婆子,也不要大张旗鼓的,就悄悄过去搜查一番。
  
      经过这么一阵闹剧,大家也都饿了。所以老太太便吩咐丫鬟赶紧传膳。
  
      吃饭的时候,林氏一直心神不宁的,以至于筷子夹着的菜,不小心落在衣裙上面。她告了罪便立即起身,去旁边重新整理衣裙。张嬷嬷跟在她旁边伺候着,等丫鬟端来了水盆,她挥了挥手让人出去。
  
      张嬷嬷小心地用布巾擦掉她裙子上的污渍,随后又外面瞧了一眼,轻声说道:“太太,这可怎么办啊?”
  
      “慌什么,这还不没出事呢,”林氏沉着脸,但眼神已经开始乱了,如今也不过是强装镇定罢了。
  
      张嬷嬷心里可比林氏慌张多了,先前她男人交给徐福的东西,她可是看过的。这东西要真的被发现了,别说太太吃不了兜着走,她男人只怕连命都要保不住了。
  
      “好了,你也别着急,就跟往常一样,也别让人瞧出不妥来,”林氏到底还是比张嬷嬷沉得住气,这会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等两人回去之后,桌子上倒是欢声笑语的。虽然大户人家规矩多,可是这么一大家子凑在一块吃饭,桌子上怎么可能不说话。这会沈如谙正在说他书院里的事情,逗得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待她坐下之后,就见旁边的沈锦有些闷闷不乐。她立即低声问道:“怎么了?”
  
      沈锦瞧了沈令承一眼,他旁边坐着的是沈长乐,此时他正夹菜给沈长乐,让她多吃一些。显然同样都是女儿,但沈锦明显不如沈长乐受宠,如今大家都在一块,这对比就更加明显了。
  
      林氏也心疼,于是她低声说道:“你也和爹爹说说话啊。”
  
      可沈锦又别别扭扭地开不了口,此时旁边的沈月突然开口说道:“五妹妹,你不是最爱吃那个香酥鹌鹑的。”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的,刚好让桌子上的人都听见了。此时沈令承瞧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香酥鹌鹑,轻笑着说道:“原来锦姐儿喜欢吃这个啊。”
  
      他便吩咐将这道菜端到沈锦面前,这可把沈锦高兴的啊,小脸蛋红扑扑的。
  
      林氏满意地看了沈月一眼,没想到这个庶女倒是个有眼力见的。沈月见林氏朝自己看,立即露出甜甜的笑容。
  
      “还不谢谢爹爹,”林氏柔声对女儿说道。
  
      沈锦立即抬头,冲着沈令承笑了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谢谢爹爹。”
  
      “若是有爱吃的,便吩咐丫鬟,”沈令承见小女儿这般说,也是心头一软,温和地说道。
  
      沈长乐在旁边看了一眼沈月,她还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话呢。她又转头看着旁边的沈锦,这一世她还真没想到这个五妹妹,会和自己亲厚。只怕过了今日,她们两人,便又要像上一世那般,慢慢地变成剑拔弩张的模样。虽然表面上还维系着姐妹之间的平和,可私底下却是谁都不服气谁。
  
      沈锦难得得到沈令承这般温和的目光,一时间欢喜地不知如何是好。
  
      可此时,外面却传来一阵脚步声,竟是老太太派去的几个婆子回来了。
  
      等撤了膳食之后,沈令承亲自扶着老太太回了东梢间坐着,秦嬷嬷正要出去叫人。沈令承便命人将这帮小的都带出去,可谁知沈如诲放佛没听到一样地坐着,沈如谙也跟着有样学样的。
  
      沈令承立即挥手道:“这些事不是你们小孩子能听的,还不赶紧回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