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锦绣书 > 第29章 天差地别

第29章 天差地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纪钰离开之后,沈长乐心里还是沉沉的,一旦习惯了热闹,寂寞似乎就更加没办法忍受了。沈长乐打开锦盒,这才发现里面竟是一匹正飞扬奔驰的骏马。这马是木雕的,可是从鬃毛到马蹄竟是都活灵活现,而且马屁上刷着一层棕红色漆,表面平层光滑,当真是个精致的小玩意。

    待她将小马拿在手中,到处打量,这才发现马腹底下,竟是有一行小字。可最后她眯着打量了半晌,才瞧清楚那一行小字。

    但此时外面突然进来一个小丫鬟,她着急道:“姑娘,你可去看看吧,老爷快要把二少爷打死了。”

    沈长乐一听登时眼睛瞪地滚圆,她将小马赶紧放回锦盒里,下了炕,穿着鞋子就出门了。这会她才知道什么叫腿短呢,她一路跑着,就连旁边的丫鬟都得小跑才能跟得上。她知道爹爹要不是真的生气,就不会在老太太院子前揍沈如谙了。

    所以她一路跑的厉害,竟是在要到院子的时候,一下子摔飞了出去。这一摔倒当真是飞出去,她疼的在地上半晌都没站起来。还是春柳上前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吓得连声音都变了:“姑娘,可有摔着了。”

    “没事,”沈长乐抹了抹脸,左脸颊疼得厉害,手掌心已经摔破了皮,血丝夹杂着灰土,她摸了一下,都已经疼麻木了。

    春柳一见她手掌心的伤口,吓得比她还厉害,立即求道:“姑娘,咱们还是回去上药吧,这伤口可疼得厉害?”

    “我都说没事了,”她狠着心又拎着裙摆,便一路往老太太院子跑过去。

    此时老太太院子门口,那叫全所未有的热闹,甚至还夹杂着喊叫声,沈长乐一听就是他二哥哥的声音。不少丫鬟都躲在远处偷偷地看着这边的热闹,而此时老太太院子门口,也都是丫鬟小厮。

    她从后面过来,拨开人群,就看见沈如谙跪在地上,而沈令承手中拿着一根藤条模样的东西,竟是一下一下抽在他的后背。而身后老太太被人扶着搀扶,脸色有些白,嘴唇不住地颤抖,似乎想要劝阻,却又害怕更加激怒老太太。

    “我当你是什么绿林好汉,竟是勾着一帮学生在书院里面捣乱,你知不知道书院的山长是如何评价你的,”沈令承似乎打地累了,指着他就骂道:“害群之马。”

    这四个字说完,沈令承就更加生气了。他一生骄傲,自幼出生勋贵世家,又勤苦好学,最好能考得进士。本朝开国至今,勋贵子弟能取得进士功名的,那叫一个凤毛麟角,十个手指头只怕都能数得过来。所以他虽面上温和宽厚,但是内心却是骄傲地很。

    因为他的儿子,他也一向要求严厉,日夜耕读不缀,只盼着两个儿子能像他一样,不靠祖辈荫蔽,能靠着自己的本事取得功名。可谁知沈如谙偏偏阳奉阴违,在书院之中胡作非为,竟是引得书院之中的师长忍无可忍,忍到家中来告状了。

    方才听着先生的话,他这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恨不得立即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呢。

    所以等亲自送了先生回去,他便马不停蹄来找儿子,没想到这小孽子竟是凭得狡猾,一得知他过来,竟是跑到了老太太的院子里。

    若是平日里,沈令承或许还选个别的地方,可今个他就要让这孽子知道,若是犯了错,便是躲到天皇老爷那里,都没人能救得了他。

    此时一旁站着的林氏,见沈令承的鞭子停了下来,扯了扯帕子,立即柔声劝说道:“老爷,谙哥儿年纪还小,需得好好教才是,这般打下去,没得把孩子打坏了。”

    可她说着,却连脚都没抬一下。

    沈长乐很恨地看着她,若是别人不知道,难道林氏还不知道爹爹的脾气吗?她这样的话,只会越发地激怒爹爹,让爹爹把二哥哥打的更加严重。

    果不其然,沈令承听了,便更加生气,胸膛一直起伏,恨恨地说:“他还小吗?我看倒是我素日对他太过宽和,以至于这孽子将我的话,当作耳旁风。今日我便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地君亲师。”

    于是他手中的鞭子又举了起来,老太太也瞧出他的怒气,只怕沈如谙这场皮肉之苦,只怕不是轻易便能避过去了。所以她正要开口,可谁知旁边却突然窜出来一个小人,一把将沈如谙抱住,大喊道:“不许打我二哥哥。”

    沈令承的鞭子已经要落下,谁知凭空窜出来这么个小家伙,他吓得立即将鞭子撤了回来,可是末梢还是在沈长乐的头发上刮过。她梳着的花苞头一下就被扯地七零八落,她感觉头皮一阵发麻,竟是疼得都忘记喊了。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眼泪已经无声无息地从眼眶里落下。

    沈如谙原本一直跪在地上,这会回过头,就看见沈长乐小脸上全是泪水,一边的头发散落,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长乐,”老太太惊呼了一声,就是往这边过来。

    沈令承也惊地呆住了,捏着手中的鞭子,脸上全是手足无措的表情。

    沈长乐伸手抹了抹沈如谙脸上的眼泪,轻声说:“二哥哥,别怕。”

    “你这个笨蛋,”沈如谙咬着牙,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的。

    沈长乐看着他后背的衣裳都破了,还露出血来,登时心疼地又直掉眼泪。这下可好,兄妹两人相顾无言,只是一个劲地流眼泪,竟是说不出的凄凉和悲楚。

    “还愣着干什么,”老太太恨不能亲自在儿子身上也抽上几鞭子。

    “如谙,长乐,”这会才赶过来的沈如诲,瞧见地上抱头痛哭的兄妹两人,一时也梗住了,喉咙之中似乎再说不出话来。

    他上前两步,蹲在他们身边,沈长乐抬头看见他,就像是看见救命的一样,哇地一下就哭了出来,“大哥哥,大哥哥……”

    她只是喊着沈如诲,却已经让周围的人湿了眼眶。沈如诲伸手将她拉了起来,又是转头吩咐旁边的小厮将沈如谙抬回去,只是他回头看了一眼沈令承,冷着声音说:“若是父亲觉得还没打够了,这余下的鞭子,便让我领了责罚,是我这个做大哥的没有好好管教如谙。”

    沈长乐一听这话,抱着沈如诲的腿哭得更大声了,一直喊:“不要打,爹爹不要打。”

    沈令承此时恢复冷静,再看着被两个小厮架着,整个人还在颤抖的沈如谙,手中的鞭子却怎么都挥不起来了。

    “好了,不哭了,”沈如诲见沈令承不在说话,这才将沈长乐抱了起来。

    这一场闹剧,终于在眼泪和血之中终结。

    最后沈令承独自回了前院,老太太命人赶紧去请大夫,又让丫鬟将库房里的药膏寻出来。林氏也跟着进来,一脸心疼,扶着老太太在榻上坐下后,这才劝说道:“老太太可不要太过伤怀,老爷也只是望子成龙,对二少爷期望大了些,这才一时生气责罚了他。”

    “老子教训儿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你瞧瞧有谁家是这么教训儿子的?”老太太这会想起来,都是一阵心绞痛。

    林氏这会脸上也是疼惜,她叹了一口气道:“老爷想来也只是恨铁不成钢罢了,我瞧着待他生过了气,便也不会再责罚二少爷了。”

    老太太原本还在生沈令承的气呢,可谁知这会就听到林氏的话,什么叫做恨铁不成钢?老太太眯着眼睛,可林氏还是尤是不自知,还轻声细语地陪着说话。只是这表面上虽然处处替沈如谙说话,可那话仔细一思虑,却是怎么都不对。什么叫,二少爷只怕是在书院里跟着别人学坏了?

    她瞧着她孙子读书上进,对祖母孝顺,时常过来逗她开心,怎么就学坏了呢?

    “妾身想着,二少爷秉性自然是不差的,只怕就是被身边的人带坏了,他的那几个小厮日日四处溜达,又爱生是非,若不如趁着这次机会,请老爷再给二少爷挑几个好的?”林氏垂着头,在下面轻声说着。

    老太太这会也慢慢冷静了下来,她仔细地打量着林氏,而对面的林氏见老太太许久未说话,正抬头,却一下撞上老太太如刀子一般的眼神。

    林氏的心咯噔一下,慌忙说道:“儿媳妇也只是关系二少爷,这一会老爷可是把他打的不轻,若是真生出什么父子嫌隙,那可实在是不好。”

    她急中生智,便说:“我姨母也时常写信,让我多看顾着他们兄妹三人。如今二少爷被打成这样,我还不知怎么和姨母她老人家交代呢,都是儿媳妇没用,劝不住老爷。”

    这会林氏倒是想起了自己的姨母,而她提及章老夫人,脸上又带着真诚,这才让老太太的神色缓和了许多。

    “儿媳妇也是为了二少爷好,才开口说这番话的。谙儿是我自小看着长大的,今个老爷打在他的身上,也是疼在我心里,所以媳妇便想着,若是能给他找几个稳重妥靠的小厮,在他身边时常规劝着,或许能让谙儿日后能少受些老爷的责罚。”

    林氏此时只感觉两道如刀子一般的视线,一直盯着她看,她说着话,脸上不敢露出一丝慌张的表情。

    而半晌之后,才听到老太太淡淡说道:“你的话确实有道理。”

    此时屋子里的自鸣钟,突然叮咚地响起,到了亥时了。

    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林氏的身子突然抖了下,上首的老太太恍如没瞧见一般,温声说道:“你早些回去吧,锦姐儿那边现在也离不得你,就让如谙留在我院子里头好生养伤。”

    林氏得了命令,这才告辞。

    只是到了院子外面,秋日的凉风一吹,她才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凉透。她到了院子外面,突然腿脚一软,还是旁边的荷香一把扶住,这才免了她跌倒的狼狈。

    “太太,可是累了?”荷香见林氏微微发白,鼻尖还有点点细汗,关切地问道。

    “不妨,咱们回去吧,”林氏摇着头,扶着荷香的手,慢慢离开。

    ***

    而院子里的沈如谙因为后背被打,这会衣裳沾着伤口,压根脱不下来。最后还是沈如诲命丫鬟拿了剪刀过来,将他的衣裳剪掉这才作吧。

    沈长乐还在一旁直勾勾地看着,沈如诲见状,立即拿手挡住她的眼睛。

    她被捂住了眼睛,还是没忘关心她可怜的二哥哥:“二哥哥,你还疼吗?”

    小姑娘方才哭地太厉害,这会说话的声音都沙哑了。趴在床上的沈如谙,头枕在枕头上,看着站在床边的哥哥和妹妹。沈如诲站在沈长乐的身后,伸出一只手将她的眼睛蒙住,小家伙就那么蒙着眼睛问话。

    “还行,死不了,”沈如谙龇牙咧嘴地说道。

    沈如诲听着他混不吝的话,立即皱眉,他行事一向沉稳,素来在弟弟妹妹面前,就是一番大哥哥做派。此时听到他说的话,立即不悦道:“今日若不是长乐挡着,我看你躺在床上,只怕一个月都别想下床。”

    沈如谙咧嘴一笑,这会是发自真心的,他说:“到底是亲妹妹的,这种紧要关头都能挡在哥哥面前。长乐你放心,日后你只要有事,哪怕二哥哥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沈如诲一听,险些气得绝倒。他道:“难怪爹爹这般生气,你身上这股子倒是像足了绿林好汉的架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