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的昨日恋歌 > 187 那一年的冬日物语

187 那一年的冬日物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只能寻找三个人……
  
  说出这种话来,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那三个人的话,应该是我、依梨,还有……小柔吧。
  
  江月绫跟在苏墨身后,前面的他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他真的……是穿越过来的人吗?
  
  那,为什么……会是我们三个呢……
  
  还是说,他在穿越以前,就已经和我们三个人同时交往了吗?
  
  江月绫的脑海里又开始各种胡思乱想,不过就算再怎么腹诽苏墨,江月绫的手却始终没有和苏墨松开。
  
  明明都不是什么恋人的关系,为什么我还要牵着他的手,不肯放开呢……
  
  苏墨陪江月绫随便到处逛了逛,除了牵手之外几乎啥也没聊。江月绫对于苏墨的解释一直没个回复,苏墨自己也没有特地去问,江月绫就像第一天才开始交往的小情侣一样扭捏,明明很想亲近,明明有很多的话想说,但都只是没办法说出口。
  
  很多话,要是说出口的话,就没办法回头了啊……
  
  但是……
  
  但是……
  
  唯独这件事,必须向苏墨问清楚才对——
  
  江月绫鼓起勇气,攥紧了苏墨的手,奋力地呐喊出来,“苏、苏墨!”
  
  江月绫的脸颊上激起一阵冰冰凉凉的触感。
  
  苏墨和江月绫不约而同地望向灯火璀璨的夜空。
  
  “下雪了?”
  
  “是、是啊……”
  
  也许,是2010年的最后一场雪了……
  
  苏墨低头望向江月绫,看到江月绫的头发上沾了一些雪花,就伸手替她拂了开来。
  
  “……”
  
  江月绫察觉到苏墨的意图,当下第一反应却是低下头配合他。
  
  奇、奇怪……
  
  我在做什么啊我……
  
  江月绫不明白。
  
  “我、我们上楼去找依梨吧!说不定她正在被坏男人搭讪呢,赶紧的——”
  
  “我倒不觉得大学周围有那么多坏男人……”
  
  “哼,还好意思说。”
  
  江月绫昂着脑袋瞪着苏墨,“你不就是个坏男人吗。”
  
  “但是,你好像并不讨厌坏男人。”
  
  苏墨甩了甩还被江月绫牵着的手,江月绫微微有些脸红,想要脱手时,却被苏墨牢牢抓住了。
  
  “放开我,臭流氓!”
  
  “亲都亲过了,干嘛那么不好意思。”苏墨也是有点心累。
  
  “你你你……”
  
  “再让我牵一会儿吧,”苏墨温声道,“一会儿就好。”
  
  江月绫脑海里忽然冒出一句非常符合她自己人设的台词:
  
  “既、既然你都这样可怜巴巴的恳求我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让你再多牵几秒钟吧。”
  
  虽然是很羞耻的傲娇派台词,但此时却很应景。
  
  不过,害羞的江月绫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因为苏墨在请求她的时候,她的内心忽然产生了一股说不出的悸动。
  
  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月绫,我给你讲个故事听。”
  
  “你会讲故事啊?什么类型的,要是不有趣就算了。”
  
  “不算有趣,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认真听完。”
  
  都不着急见依梨了吗?
  
  算了,反正就算找到了依梨还要等她。
  
  苏墨对于雪怀有很深的感情,当然。说是对雪,说到底还是对依梨的感情。
  
  前世依梨。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因为各种程序代码的崩溃事项,苏墨一直留在公司加班加到两点半才处理完。
  
  和同事道别后,苏墨发现因为天雪路滑,根本叫不到出租车,他只能步行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虽然家离公司不远,
  
  街上的路灯照耀着雪花的飘影,苏墨一只脚踏进雪地里,感觉浑身都快要冻僵了。
  
  早知道应该直接在公司睡的……
  
  先前依梨有打过电话问苏墨晚上的安排,不过苏墨因为太忙就没空回电话,只是回了条让她先睡的讯息,后面就没再联系了。
  
  程序员是一份很辛苦的职业,她和扑街写手一样都被叫做码农。作为需求的执行方也就是乙方,程序员经常为了各种临时更改的需求焦头烂额。除此之外,彼此协作的大工程出了bug,排查故障也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
  
  今天晚上留这么晚也是因为打出来的包运行不起来的问题,负责一些关键代码的前辈度假去了,所以苏墨只能和几个同事一起排查代码,才最终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
  
  程序员虽然很辛苦,但工资待遇相比较之下已经很高了。
  
  然而,距离还清父亲欠下的债务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也差不多得十年八年的吧?
  
  十年八年啊……
  
  而且,就算后面加薪还清了,身体也许差不多也垮了。
  
  而且,也没有什么陪伴依梨的时间。
  
  苏墨的脚步越来越慢。
  
  老实说,在这段时间的工作中,苏墨经常陷入一个自我怀疑的状态,尤其是在当他回到家中,见到依梨那温顺可人的脸庞的时候。
  
  当初依梨在公司受委屈,他几乎是最后才发现的那个人。
  
  但他也知道,依梨之所以没有放弃那份工作,也是想帮苏墨减少一些负担。
  
  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依梨。
  
  别的情侣,别的恋人,别的男朋友能给女朋友买的名牌包包、口红,香水,他几乎都给不了,每次说要送点礼物给依梨时,总是会因为依梨的劝阻而不了了之。
  
  甚至连最基本的陪伴都做不到。
  
  依梨就是太体贴了。
  
  体贴到让人很难去……
  
  很难去面对她。
  
  我到底有哪个地方这么好,值得她这样为我付出的?
  
  明明就是什么都做不好的废人一个啊……
  
  大学的时候苏墨也因为这事提过分手,不想让依梨跟他一起受折磨。
  
  但是依梨并没有同意,态度也异常的坚决。
  
  那一次,也就成了苏墨和夏依梨唯一一次提分手,他们之间是从来不会轻易把分手挂在嘴边的。
  
  也许,依梨其实并没有那么喜欢我,只是把喜欢我当成了习惯。
  
  如果我不在的话,她说不定就会意识到这个问题。
  
  此时的苏墨正在经过一座大桥,这座桥是很有名的自s桥,几乎每隔两三个月就能听说有人在这座桥上跳下来的新闻。
  
  会不会,我也将要成为其中的一个呢?
  
  苏墨确实有些想法了。
  
  要是现在不跳的话,等这场雪之后,湖面结冰,再跳就来不及了吧?
  
  而且,溺水的痛苦应该要小一些吧。
  
  最好是一直捞不到,怎么捞都捞不到。
  
  这样就能名正言顺的人间蒸发了……
  
  苏墨扒在桥边的栏杆看了一会儿,远处的河面上有亮着灯的轮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