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赘婿 > 第一一三九章 凛冽的冬日 十三

第一一三九章 凛冽的冬日 十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将需要记录的琐碎事情记录完毕,侯元顒过来接走于和中之后,师师才让小玲又端进来一些吃的。她拿了一块糕点,继续思考于和中方才陈述的消息,抬起头来见小玲有些欲言又止,方才道:“怎么了?”
      “我是觉得……师师姑娘对于先生,真是太操心了……”
      小玲笑了笑,这番话却多少有些违心,师师吃了糕点,随后才也笑起来:“小玲你对于先生的观感,其实并不好吧?”
      “我只是觉得……这么晚了,师师姑娘该早些休息才对……”
      她是师师身边的生活秘书,平素各种琐碎的事情都有了解和跟进,知道于和中的平日里的品性后,对其当然称不上有多认同,尤其师师对他最近的这轮安排,可谓尽心尽力,但在现实层面,自然也要花上不少心力和时间的,自然便有些不能理解。
      师师在书桌后头想了想,过得一阵方才说话:“宁先生那边……经常说革命。”
      “嗯……”
      “革命两个字,革新自己的命,革新别人的命,那怎么才能革新别人的命呢?小玲。”师师手中拿着毛笔,笑了笑:“咱们在乡下里办学堂,在书上写故事,有些人学到东西,受到启发,那咱们当然很高兴,觉得这些人……积极、上进,觉得他们很值得,我们看了也喜欢,但是宁先生他……有一次跟我说起,他说,师师,你看看这世上,有一些人天生就有好的品性,或者我们认识他的时候,他有了上进心,成了我们喜欢的人,但更多的人,不管城市里,农村里,他们心性惫懒、面目可憎,有时候你即使盛意拳拳,把好东西放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去拿,把好的道理掰开揉碎地告诉他们,他们也听不懂……那这些人,怎么办呢?”
      师师顿了顿:“以前的华夏军……是团结了一些首先启蒙了的人,作为同志,也会开始通过这样那样的手段启蒙那些容易被启蒙的人,当年在汴梁,对于那些还没有觉醒的人,宁先生说他们会死……但迟早有一天,华夏军杀出去,所有的人都会走到我们面前来,小玲,那些有缺点的人怎么办?光靠说说不通,给他们讲故事,他们听不懂,对那些偷奸耍滑,或者干脆就是很懒、很自私的人怎么办?这个怎么办,主要是说,我们该怎么办,迟早有一天,我们得想一想的……”
      她稍稍仰着头,也想了想,微微笑起来:“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主要是跟他抗议,咱们的故事为什么就不能写得雅一点,他说可以雅一点,但是更俗一点也该有,就是因为我们将来会面对这些人,他们作奸犯科我们可以处理他甚至杀了他,如果他只是不求上进、或者很懒很蠢,那是不是该考虑用各种各样的办法,譬如故事再好看一些,道理再掰开揉碎一些,哪怕你们觉得不那么美,对别人或许有点用呢……”
      “……于大哥这个人,就是个很普通的书生,他在十余岁二十岁时,便受了我的照顾,见过风光,能力有限,有些不思进取,到了最近一年多,温柔乡也让他忘乎所以,与华夏军中的许多人比起来,他是有些面目可憎。但从另外一个方向看一看,他至少读过书识过字,懂得一些道理,胆子不大,但有些劝诫,他能听进去,即便有权有势,但顶多花钱砸人,并未仗势欺人……对这样的人,是不是也能有些办法,让他……稍微上进一些呢?”
      “……当然,因为于大哥是我身边的朋友,所以单为了他,想了一些这样的办法,还动用了华夏军的人,是有些私心在,该不该呢,并不好说,但是就好像我小时候见过的和尚一样,他们度世人,也度一个人,能度一个,有一分的喜悦……小玲,譬如你身边有这样一个让你讨厌的朋友,能帮帮他的时候,你会不会帮呢?”
      “呃……”小玲纠结片刻,“我只是……觉得师师姑娘注意身体,可以帮更多人,而且……我也没想这么多啊……”
      师师笑起来,过得一阵,待到小玲要转身时,她问了一句:“小玲,你听说过李如来李将军的传闻吗?”
      “李将军……什么传闻?”
      “……关于他到处给人送女人的传闻。”
      “这个……”小玲想了想,“没有啊,只是听说……他虽然是降将,但关系很大,外头有传,这边要了他的兵权,为酬功劳,也许他一场富贵,让他开了不少厂子。但是送女人……这个别人知道也不跟我说啊……”
      “知道了。”师师点了点头。
      小玲出去之后,师师坐在那儿又思考片刻。李如来往军队里送女人,这触的是宁毅的底线,但如同小玲所说,即便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也不会轻易跟女兵方面张扬,那么这件事情,宁毅是否知情,他早就将李如来记上黑名单,那么对这件事情,自己要不要问,或者是否查证之后再提,都是需要斟酌的事。
      理论上上来说,在宁毅有警惕的前提下,这件事他应该心中有数。但如果不是,自己如何去查,如果要问,问谁,如果自己询问的某个谍报系统的人也收过李如来的好处,那又怎么办。不得不有所警惕。
      如果自己能办家矾楼就好了……想到后来,她心中升起这个念头,青楼向来是各种情报的汇集地,她当年在京城,各种大大小小的消息,就迟早都会落到她的手中来。但如今,想到自己向宁毅提出这个想法时宁毅可能的态度,她倒是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如此想了一阵,上床歇息。
      第二天起床,外头的院落又有小雪,她在外头做了一套舞蹈动作权当锻炼,随后回到书房,整理思绪后,伏案给宁毅写了一封信。
      上班之时,带去秘书处,让秘书处将这封“密折”蜡封转交。
      这是十二月十七的清晨。
      秘书处将昨日归总的各类重要情报、信函打包,以快马迅速的离开成都,到得这日下午申时左右,与正在巡查途中的宁毅车队汇合。这时候宁毅的队伍正在平原北面华夏第五军的一处军营暂歇,同时宁毅与恰巧在这里的华夏军第五军军长何志成碰头,针对前些日子戴梦微的“大动作”以及华夏军目前的状况,要仔细的谈一谈。
      申时二刻,天光已经有些收敛,两人并未带太多侍卫,正在军营外头的一处小河边钓鱼,周围的大地、山头,一片薄雪。
      作为第五军的军长,何志成身形干瘦,平日里除了照看军队,唯一的爱好是偶尔的钓鱼,他性情沉稳、做事细致有耐心,有人甚至开玩笑说就是因为他喜欢钓鱼,宁毅才让他掌管的第五军军务。
      大概正午过后,宁毅提了一句钓鱼的事情,便被何志成拽着到了这处河边,随后絮絮叨叨地跟他说了许多钓鱼的规则,什么冬天天气冷,出来的时间最好是正午,钩子要深放,饵尽量用活饵,味要浓之类。宁毅注重效率,实际上不喜欢钓鱼,他喜欢用网,或者干脆是炸鱼,但话已出口,只好假模假样的陪对方坐了两个时辰。
      中间聊了聊军务。
      在西南大战胜利之后,目前阶段,华夏军的两支主力都是好战的,进行新一轮宣传,配合土改都不成问题。但是……
      “……最近我在考虑,要让部队少去成都与梓州这两个地方。想法还在酝酿,原本打算过年碰头时说一说。”
      “怎么回事?”
      “纸醉金迷啊,闹出一些事情。”何志成道,“原本在武朝倒不算什么,你知道,当兵吃饷,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活,但凡散了队,当兵的要去找乐子,甚至有些时候,战场上打了胜仗,兵收不住,烧杀抢掠、欺负女人的都有……你领着大家杀了周喆后的这些年,治兵训兵给他们启蒙,军队有了不一样的样子,这个是我最欢喜的事情……”
      “说点但是。”
      “但是最近一年半载,有些不一样了。过去都是苦哈哈,地方也穷,从小沧河到梁山,苦日子熬出来了,纪律也好,不过最近的成都和梓州,很热闹,比起以前的汴梁都不遑多让,有一些兵去了那边,津津乐道,说起这样那样的好吃的好玩的,有点不想回来。其实光是花自己的钱,就算找个女人,吃喝嫖赌,那也没什么,当兵的嘛,活着要找点乐子。但很多时候,有些愿意认识他们、招待他们……”
      “……”宁毅静静地听着。
      “今年八月,牛成舒带队去成都办事,手下几个人逛个窑子,差点跟兄弟部队的人在街上打起来,牛成舒算是有觉悟的,把所有人都罚了一顿,立刻带出成都,并且跟上头报告,一年内取消任何假期,不允许再去那边……我仔细调查过,类似的事情恐怕不是一起两起,有时候是一个两个的军人在城里喝花酒喝醉了,好勇斗狠,但没有闹得太大,但是有人请客这件事,迟早要捅大篓子……对这件事,我目前只能加强纪律,即使放假,要求没有必要不去几个大城市,但人家放假了,不可能真的限制他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